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知识 > 外汇故事 > 一个住家男人的炒汇生涯(2)

一个住家男人的炒汇生涯(2)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10 16:51

  记者:你会对各种分析周期都进行研究吗?

  杰夫:是的。事实上我认为这是把整个市场看清楚的最佳途径。

  记者:你用技术指标比较多,还是图形比较多?

  杰夫:我个人倾向于是用图形比较,但有时似乎我用技术指标更成功些。我认为两者结合是最好的方法。只要你知道你在看什么,为什么不用你掌握的一切工具为你自己降低风险呢?

  记者:在你的交易方法中成交量起作用吗?

  杰夫:就外汇而言,这是个有趣的问题,因为没有与外汇有关的直接合同成交量。但是通常我认为成交量是交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你应当知道以下有关成交量的知识:价格随着成交量的递增而上涨,则市场很有可能继续走高;价格随着成交量的递增而下跌,表明市场可能进一步走低;价格随着成交量的递减而上升,市场走势将趋缓,显示潜在的反转或回调信号;价格随着成交量的递减而下跌,表明市场走势将放缓,显示潜在的反转或回调信号。在外汇交易中使用一些图表功能,如成交量柱状图,可以监视成交量的变化,但是我不用。

  但是,晚上当我能仔细观察市场时,我能在图形的走势中看到成交量的变化,这是我的方法。

  记者:你怎么测试你的交易理念呢?

  杰夫:我随时随地都在用小额交易来测试我的交易理念。有时,想到某一个方法,经过试验立刻就取得成功了。但是这样的话,我不得不牺牲我晚上的睡眠时间,所以我努力寻找一个生活和交易的平衡点。这是每个交易者都会面临的问题,也是困境。你不得不努力学习,因为世上没有完美的交易者。我们都知道在任何一个交易日,我们都会错过数不清的机会。

  记者:你始终在寻找新的技术形态吗?

  杰夫:是的,我总是在寻找新的技术形态,市场每天都在进步,所以要求你必须也是变化多端,随机应变的。

  记者:那你怎么能找到呢?

  杰夫:你必须肯花时间进行观察。我记了很多笔记,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我就写下来。如果我错过了一次交易的机会,我会把事情发生的经过写下来。如果被止损出局,我会把最有可能的原因写下来。如果一次交易比我想象的还要成功,或者好于应当有的结果,我会把情况记录下来。当一个交易日结束时,我可能已经写了10页潦草的笔记了,然后当晚上为明天的交易做准备时,我会仔细进行研究。有趣的是,因为照顾女儿的需要,我很少能不受干扰地进行交易,所以我需要事先准备的东西要比一般人多。

  记者:你用多少种不同的技术形态进行交易?

  杰夫:我可能只用一种形态或者几种形态组合在一起。我喜欢利用反转。我总是提倡冒险。我会在烛形图上记下上升吞没形态,然后等待形态得到确认。我会注意支撑位和阻力位附近(可能是菲波纳奇回档位,趋势线,或者前期低点/高点)。我会关注相对强弱指数或者随机指标的超卖/超买读数,寻找正背离。

  我会注意买方力量增强的迹象,这就是我刚才说到的成交量。我们所说的是比较明显的反转信号,事实上,你经常能看到这些形态,有时可能是5分钟图上出现的极短期的反转,有时可能是日线图上主要趋势的重要变化。不管怎样,只要我能抓住机会,我就能获利。如果200日移动平均线在50%的回档水平的区域附近提供支撑或阻力,我会认为在这一区域趋势将发生巨大变化,进行相应的交易。我发现20点和80点似乎经常是支撑位或阻力位,所以是建仓或平仓的好地方。

  记者:你怎么控制你的风险?

  杰夫:当然,我通过设置止损来控制我的风险,但实际上这取决于我交易前夜做的工作。有些技术形态的风险比较小。所以你必须尽你所能减小交易的不确定性。同时扮演父亲/交易者的生活方式,使得我必须在前一天夜里就做好交易的工作,随时注意交易当天发生的情况,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我把支撑位和止损位记下来。我的图上都是交易前夜画上的各种线条,用来标明趋势线、菲波纳奇回档位,前期低点,等等。

  我会关注第二天公布什么数据。发布的具体时间,我会在我的掌上电脑上设置提示,或者在我第二天的工作表上把他们写下来。我会根据第二天想要密切关注的图形调整我的设置,并且当时根据各个货币对的不同表现,有些图会设置得大些,而另一些图就设置小些。这些都会尽量减少我在每笔交易中的风险。做好准备,小心运用止损和追击止损,使得我能同时扮演好交易者和父亲的角色。

  记者:你的止损主要是建立在技术分析的基础上,而不是资金管理,对吗?

  杰夫:可能,但是我想说,我是在综合技术分析和资金管理的基础上设置止损。我的止损位通常设置在技术分析的支撑位和阻力位附近,而不是一个固定的点数。一个固定的点数对我没有意义,所以我认为根据技术分析的支撑位和阻力位设置止损就等同于明智的资金管理。根据某一固定点数设置止损,你就没有了交易的基础。货币对可能处于盘整中,略微偏离正常区域,而这时候按照你原来设置的止损点数,你不得不在没有技术面或基本面的原因的情况下止损出局。

  记者:当你处于错误的交易中时,你怎么办?

  杰夫:错误的交易通常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使用恰当的止损可以把决定权握在手里。有时,如果我觉得在准备过程中我遗漏了某些东西,我会修改原来的止损位。

  但是,在这里我还想些说别的,因为我相信我的准备,并且我知道当时还有其它的技术形态可用。那么有时,如果你看到市场不是朝你预想的方向发展,你就必须采取措施,所以,我可以在到达止损位之前平仓。

  记者:资金管理是一个独立的课题吗?

  杰夫:资金管理是交易的一个组成部分,如果你开始交易或思考的时候,你必须知道:所有的交易者都会输钱,这是交易的一部分。大约95%的交易者在开始进入市场的第一年都曾输过钱。而损失管理决定你是否能平安度过这一时期。保护你的资本是绝对重要的。它就象一场枪战,而你只是想活着保留实力,参加第二天的战斗。直到你有几年的交易经验之后,你可以花5到10秒看一张图,应当尽量估计保守一些,如果存在技术面或基本面的原因的话,马上平仓。

  记者:你每笔交易用多少仓位?

  杰夫:每笔交易大约占资金量的5%左右,上下波动区间在2.5%-7.5%。我会根据交易是否符合我的风险尺度以及我们是处于短期、中期还是长期趋势的不同情况来进行调整。

  记者:你怎么管理你的未平仓交易?

  杰夫:我随时注意我的仓位,如果市场朝着我预期的方向发展,我会提高或降低止损位以保证不输钱。在一轮走势的关键支撑位/阻力位处,把一半的盈利先变现,用追击止损单保持我另一半仓位。然后用1/4的头寸可以比较轻松地建仓/平仓,当我看到一个潜在的技术形态正在开始形成或接近结束时可以使用剩下的1/4仓位。我用两个不同的账户进行交易,用一个账户随着主要趋势选择时机建仓,当在主要趋势中发生相反走势的小趋势时用另一个账户适时进行交易。

  这个简单的办法可以使我可以保持头脑清晰。我的一些想法非常简单,这是有原因的,我作为交易者所做的一切以及在每一个交易日我想获得的结果,是放在第二位的,因为我的女儿始终是放在第一位的。

  这个问题用我的电脑设置来解释比较恰当。因为我使用最新技术有效地管理我的未结头寸。在我家的主要活动楼面及底楼各有一台带两个显示器的奔4电脑,我家的无线网络的上网速度非常快。这使得我能在家里的各个角落用Ipaq随身电脑进行交易或者察看外汇报价。如果我觉得我不能跟我女儿好好交流或不方便照顾她时,我会把Ipaq放进连在我皮带上的电脑套里,这样我在家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照看一切。家里70%的地方都能看到显示屏。当我跟女儿外出时,我会减少头寸,随身带着我的Ipaq,转换到无线GPRS调制解调器。

  这是非常刺激的事情,很显然我首先是一个父亲,所以有时我会停止交易,做好一个父亲。值得庆幸的是,我用现有的工具同时扮演好父亲和交易者的角色。

  记者:你使用哪种止损和/或盈利目标?

  杰夫:我使用止损位和跟踪止损。成功的交易和失败的交易之间的区别是止损的运用。当你建仓时,先设定一个止损价位,然后当市场朝你预料的方向发展时,设置一个真实或心里的跟踪止损。在一个交易区间内,设置一个比较紧的跟踪止损。

  我喜欢使用比较灵活的盈利目标。我心中会有一个目标,但同时我也知道其实这就是你如何保持盈利头寸,因为它决定了你的整体收益率。我不会轻易下单平仓,除非有特殊情况发生。我对该走势是否继续或发生反转之前停顿一下做出判断。设置跟踪止损时,要综合考虑你能承受多大的回档或者上下波动的空间,使得你能保持自己的仓位。

  记者:你在执行交易时,是一种主观性的过程,还是一种机械性的过程?

  杰夫:这是个有趣的问题,起初,我认为自己是主观地执行交易,我的准备过程是机械的,由于每个交易日发生的情况不同,执行交易的方式也会不同。我的生活方式要求我事先要做好准备。我必须知道什么时候哪种货币会引起我的兴趣,然后我分析怎么或者为什么市场会到达这个价位,以便做出最后的决定,但是我的生活方式可能也决定了我一半的交易都是纯粹的机械过程。我完成工作,看一下价格走势及图形,然后做出交易。

  记者:你的成功和不成功的交易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杰夫:它们开始的时候都是相同的,对吧?最终它们或者往上走或者往下走。这是它们的唯一共同之处。如果市场不是朝你预期的那样发展,就必须平仓。你的时间和金钱应当花在下一个技术形态上。事实上,与你预期方向相反的交易可能在几分钟,几小时,或者几天后成为你将再次建仓的成功的技术形态。

  记者:你遇到的最大挫折是什么?

  杰夫:我确实有过一些困难,在纳斯达克达到5000点的最高点的几周后我开始专职交易。在开始外汇交易之前,我主要进行期权交易,曾经有一次,我买入一个买入期权,不到几天时间就到期了,我的大部分投资都输了。2000年4月份,我有过很多不成功的交易,因为我认为股票会一路往上涨。

  虽然只是开玩笑,但是你知道吗?从心理上说,我把那些不愉快的记忆打包,否则今天我就不在这里了。在外汇交易中,我还没有碰到过什么可怕的挫折。但是,在我取得今天的成功之前,我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珍贵教训使我能够避免那些错误。

  记者:在交易中,你感到最困惑的是什么?

  杰夫:在交易中我最困惑的是对技术形态的可能性做准备,然后观察形态的变化,但是然后却错过了。在交易前夜寻找可能交易的技术形态是我交易的主要工作。不能把握建仓的最佳时机是非常令人困惑的。但是,我的女儿总是放在第一位,她是个了不起的女孩,能够鼓励我在最困难的日子里继续向前。

  记者:什么时候你意识到交易并不只是一种诱惑,而是即将成为你的全职工作?或者你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这一点?

  杰夫:当我第一次开始交易时,我想,“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然后,当在交易中遇到困难时,在熊市中我的方法不再有效时,我不得不进行自我反省。我必须往后退一步,试试不同的东西,大大减少我的交易规模。当我开始在熊市中开始持续盈利时,我便开始认为那是我能做的事情了。但是,近来我在外汇市场上的成功使我的自信和决心达到一个全新的境界,不是我能做什么,而是我能做多好。交易很大程度上与自信有关,有时自信会发生动摇,但是如果在最困难的时候你仍能坚持下来,你会得到回报的。把它都写下来,你能从中受益。

  记者:心理因素什么时候起作用?

  杰夫:这是一场与你自己进行较量的战斗。真正理解这一点是在交易中取得成功的重要一步。一旦你认识到这一点,我的意思是真正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能学会往后退一步,不要进行那些注定会失败的、仓促的、不理智的、无计划的交易。

  记者:你对恐惧、贪婪和自我尊重有何看法?

  杰夫:每个交易者都必须与恐惧和贪婪做斗争。你必须知道交易并不是快速致富的捷径。它是一门生意,你自己集公司所有层面于一身:制造,会计,信息和技术系统,CEO,等等。亏损是业务的成本。市场因为恐惧和贪婪而变化:害怕错失机会,害怕输钱。而贪婪更可怕,它不仅使你进入错误的市场,而且把原本盈利的交易变成后来难以下咽的损失。

  记者:你认为你与其它试过但又失败的交易者的区别是什么?

  杰夫:坚持。我不断尝试新的技术形态,新的市场,直到我找到适合自己的环境。我对交易的规模比较谨慎,直到我看到确实的结果。最重要的因素是我有一个打不垮的后援团。我的太太Claire一直都很有耐心,即使在众人对我的怀疑和不理解的阴影下,她也始终相信我。在这个艰苦、富有挑战性的市场中这一点是你必须具备的。

  记者:除了把玩你的那辆MINI 车外,空闲时间你是怎么度过的?

  杰夫:交易是一种生活方式,它能完全占据你的全部,所以我努力通过富有挑战性的业余活动(包括精神和体能的)寻找一个平衡点,例如定期的外出,或者弹吉他,以及需要集中注意力的事情。但是更多时候我只想跟我的太太和女儿出去游玩一天。

  作者:大头

上一篇:22天从10万到180万 一个真实的神话 下一篇:没有了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