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知识 > 外汇故事 > 中国最早职业外汇交易员的故事

中国最早职业外汇交易员的故事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9 20:04

   中国最早职业外汇交易员的故事

  1979年,英国伦敦金融城,当王丽丽走进英国四大银行之一米兰银行的外汇交易室时,八百多名交易员齐刷刷地回头看着她。"交易室有电影院那么大,我走进门,才发觉一个女性也没有。"

  王丽丽回忆着自己最早结缘外汇交易的情形。正是在伦敦金融城,她成为新中国最早的外汇交易员之一。而那时,即便在西方发达经济体,金融衍生品也才起步不久,女性交易员更是凤毛麟角。

  固然她已不再直接从事交易,但出色交易员特有的敏锐思维依然溢于言表。王丽丽说:"我会经常去交易室,观察交易员在电脑上一步一步地操纵,发觉并指出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我也会时常提醒交易员,要真正出类拔萃,咱们不能将自己的思维局限于路透或彭博整个大屏幕,还要关注国外网站上的最新消息,关注国际金融机构的信息表露,关注美国国会在讨论什么,未来几个月内可能会出台什么法案,等等。"

  "英国《金融时报》的市场版是必须要看的。要有前瞻性和预见性。"王丽丽推荐国际银行家们逐日必读的《金融时报》--"这是30年来我几乎每一天必读的"。

  女性交易员在当时是"性别少数派",身为"少数派"的一员,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每个听起来像玩笑,但却颇为真实地描述伦敦金融城交易员生存状态的说法是,交易员的寿命比一般人短,离婚率比一般人高,由于交易员用脑过度,轻易兴奋,而且,全球金融市场一天24小时交易,交易员的作息时间同圈外人也有时差,同家人的沟通自然受到很大影响。

  外汇交易员们有自己的小圈子。一天午餐时,咱们会聚在金融城的几间酒吧里,既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让一直紧绷着的神经松弛一下,也是为了交流信息。当时,中资机构的外事纪律还颇为僵化,不答应中方工作职员涉足酒吧之类的地方。但王丽丽还是偷偷地跑去。在酒吧里,王丽丽同男性交易员们一起挤在长凳上,觥筹交错间,交换着诸如"近期美元走势如何"之类的话题。这么做实在颇有风险,"假如被领导捉住,我必须会被遣送回国的",王丽丽笑着回忆道。但不去与同行沟通、交流信昔,"根本没办法开展业务",因此,这样的风险也是不得不去承担的-假如您真的想做出点成绩,而不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1979年,中国银行自建国以来首次通过考试从全国范围内选拔优秀的年轻员工赴国外学习。一向争强好胜的王丽丽也报名加入选拔,"一共考了5门,我的成绩全行总分第一"。来到伦敦金融城后,到当时的英国四大银行--劳埃德银行(Lloyds Bank)、国民西敏寺(NationalWestminster,现并入苏格兰皇家银行团体)、巴克莱和米兰银行学习。

  做了16年交易员,由于熟谙业务且精通英语,其间王丽丽得到诸多令人艳羡、乃至嫉妒的学习机会。除了外汇和衍生品交易,王丽丽还有机会陪同总行领导出访世界各地,以致经常会被误以为是领导的翻译或秘书。

  看重激情与学习能力,应该是同王丽丽自己的个性相契合的。"我的求知欲很强,年轻时基本一天都要在办公室学习到晚上10点多。咱们究竟如何能将固定利率折算成浮动利率,将利率降到LIBOR(伦敦银行间市场隔夜拆借利率)以下,居然还能有钱赚?假如我借了这笔钱,转手在货币市场上以LIBOR贷出,立即就能赚到钱。当时感觉'这太神奇了',我的兴奋点一下就被调动起来。不厌其烦地问对方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从中了解到如何利用衍生品、票据之类的工具,以及各司法区不同的税收政策,造出复杂、精妙的模型",所有这些,在当时的中国金融业界,可谓闻所未闻。"您说金融是不是很奇妙?!其中的精妙之处,由不得您不感爱好,不去投入其中,不去努力学习。"谈及此,王丽丽的双眸绽放出兴奋的光彩,而后她又不忘补上一句:"实在,我觉得自己还是挺擅长创新的,不像一般说的所谓女性在金融界会更'稳健'什么的。"言罢,又是开朗一笑。

  如今,外汇交易员出身的王丽丽曾经成为全球盈利最高、市值最大的中国工商银行副行长,分管的业务之一还是自己的本行--全球金融市场部。这个部分有100多人,其业务却涉及工商银行近一半的资产,而且"内资银行,不管规模大小,交易员出身的总行级领导,大概只有我一个",王丽丽言下不无自豪。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