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知识 > 外汇故事 > 纵横全球的外汇交易员-布鲁斯·柯凡纳访谈录

纵横全球的外汇交易员-布鲁斯·柯凡纳访谈录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6 12:11

   纵横全球的外汇交易员-布鲁斯·柯凡纳访谈录

  布鲁斯·柯凡纳也许是当今举世进出金额最大的银行外汇交易与外汇期货交易员。他单单在1987年,就为自己及其基金投资人赚进3亿美元。过去十年,他的平均年投资报酬率高达87%,也就是说,你在1978年初,只要投资柯凡纳的基金2000美元,10年后,你的投资可以成长到100万美元。

  柯凡纳虽然是一位超级交易员,不过他本人却极力避免成为一名公众人物。他在接受我的访问之前,木曾接受过其他任何传播媒体的采访。。他后来对我说:“你也许奇怪为什么我会接受你的采购。”事实上,我的确有这样的疑问,而我也一直假设他是基于信赖关系才同意接受我的采访。在7年前,我与柯凡纳曾有一段同事之谊,当时他是商品公司的首席交易员,而我在该公司担任分析师。

【交易锦囊】世界9大顶尖交易员的告诉你的经典妙招 - 华银百汇微微 - 白银分析师-微微绣金的博客

  柯凡纳向我解释:“我似乎难以躲避公众的注意,但是一般传播媒体的报导往往会夸大其辞与失真,而我认为你采访应该可以记录我的真实面。光看柯凡纳的外表,实在难以想像他会是一个经常进出数十亿美元的超级交易员。他那睿智自在的神态,总让人以为他是一位 大学教授。事实上,他在成为交易员以前,的确也是一位从事学术研究的人士。

  被收益率曲线迷住了

  柯凡纳从哈佛大学毕业后,便在哈佛大学与宾州州立大学扭任政治学教授。虽然他喜欢教书,却并不热衷于学术生涯。他说:“我不喜欢每天一大早面对稿纸,写一些好像充满智慧,其实是深奥难懂的哲理。”

  在1970年代初,柯凡纳在有幸步入政坛的梦想下,主持了多治性活动,不过后来由于缺乏财力以及不善政治围内的勾心斗角,放弃了步入政坛的念头。他当时是在州政府与联邦机构中担任顾问工作。

  1970年代中期,柯凡纳把注意力转移到金融市场方面。他认为,凭其正规政治学与经济学教育的背景,应该可以在此一领域闯出一片天地。他后来热衷于研究世界金融情势,进行有关的金融商品交易。他大约有一年的时间完全浸淫于金融市场以及相关经济理论的领域内。他在这段时间读遍所有与金融市场有关的文章与参考书籍。

  柯凡纳当时对利率方面的理论下过一番颇深的功夫。他说:“我完会被收益曲线迷住了。”所谓收益率曲线(yield curve)是公债收益率与其偿还期之间的关系。例如,长期公债收益率高于短期公债,五年期公债收益率高于一年期国库券,在图形上显示出来的收益曲线就会呈向上攀升的局面.

  柯凡纳根据利率理论,发现利率期货市场中较近月份期货的价格总会高于较远月份期货的价格。较远月份期货之间价差近乎零,而较近月份期货之间差距较大。柯凡纳的第一笔交易便是买进某个月份的期货,而卖出更远月份的期货‘随着时间的推移,买进的期货与较远月份期货的价差也就越来越大。

  这笔根据理论所从事的交易相当成功,而柯凡纳的第二笔交易也与同商品不同月份的价差有关。同商品不同月份的价差(Intermarket Spread)交易是在某商品市场中买进一笔期货,而卖出另一笔不同到期日的期货。在这笔交易个;柯凡纳预期铜供应紧俏,会促使较近月份的铜期货价格扬升,于是他买进较近月份的铜期贷,卖出较远月份的铜期货。虽然预测正确,但是他却过早买进,最后只好认赔了结。尽管如此,他3000美元的赌本在经历两笔交易后,还是增加到4000美元。

  关键性的第三笔交易

  柯凡纳在谈到他的第三笔交易说:“第三笔交易才是促使我跨入交易员这一行业的关键所在。”在1977年初,黄豆市场供应持续短缺,我则密切注意七月份黄豆期货与十一月份黄豆期货的价差变动情况。我在十一月份黄豆期货较七月份期货溢价(Premium)约60美分时,买进七月份期货,卖出十一月份期货,后来在溢价扩大到70美分时,我又加码一笔合约。我是以金字塔交易法进行交易的。”

  问:你最后到底持有多少口合约?

  答:我最后大约持有十五日合约,木过我在其间曾经更换经纪商。我原来在一家小型的经纪公司从事交易,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位资深的场内经纪人。那时候我大约已经持有十口到十五口合约。当时一口期货合约的保证金是2000美元,价差交易的保证金则只要400美元。然而这位经纪人却告诉我:“你从事的价差交易和单纯的期货交易相同,因此保证金要从400美元提高到2000美元。”

  问:他显然十分担心你持有部位(netposition)的风险。

  答:是的。

  问:其实他并没有错。

  答:是的,可是我非常生气,于是我把帐户转到另一家经纪公司。这家公司的名称暂且保留,至于原因我稍后会解释。

  问:你生气;是不是因为你认为他的决定对你不公乎,还是……

  答:我不觉得他对我不公平,不过我认为他的作法对我的交易已经构成障碍。我把帐户转到另一家较大的公司,然而我却在该公司选择了一位不十分干练的经纪人。当时黄豆行情持续上扬,我也一再加码。我一笔价差交易是在2月25日进行的,到4月12日,我的帐户巳增加到3方5000美元.

  问:你只是在行情上涨时持续增加自己持有的部位,还是有一套计划?

  答,我有一套计划,我总是等待价格涨到某个水谁,然后回跌到某个特定价位后才加码。  当时黄豆期货市场行情一片大好,价格连续涨停。到4月13日时,该商品价格更是创下新高纪录。我的经纪人在当天打电话给我:“黄豆行情正在飘涨,看来七月份期货会以涨停收市,而且十一月份期货也会跟进。你卖出十一月份期货实在不聪明。我看还是让我帮你回补十一月份期货,这样你就可以在未来几天多赚一点钱。”我同意了,于是我们开始回补十一月份期货。

  问:你把当初所有卖出的部位又全部补回来吗?

  答:是的,全部都补回来。

  问:你是在毫不犹豫的情况下立即下决定的吗?

  答:我想我是鬼迷了心窍。15分钟后,我的经纪人又打电话过来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你才好,黄豆市场看来要以跌停收市了,我不知道是否能确保你及时全身而退。”我简直吓呆了,我大叫着要他赶快帮我出场。

  问:你最近是否在跌停板才出场的?

  答:我是在接近跌停板的时候出场的。让我告诉你,我的损失有多大,在回补十一月份期贷而只持有七月份期货时,我的帐面上原本有4万5000美元,但在收市时只剩下2万2000美元。我深受打击,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如此愚蠢。只为贪图蝇头小利,就把自己多年来对市场的研究心得完全抛到脑后。为这件事情我有戏好几天都寝食难安。

  问:可是你还有2万2000美元,与你当初的3000美元相比,仍然好很多,

  答:你说得没错,可是……

  问:你之所以情绪大坏,是因为你作了愚蠢的决定,还是因为心痛输钱?

  答:绝不是因为钱的缘故。我想是因为这次经验终于使我明白交易员总会有“不清醒”的时候。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一切事对我都很顺利。

  行情能载舟亦能覆舟

  问:你在一帆风顺的时候,是否觉得一切都很容易?

  答:是的,的确很容易。

  向:你当时可曾想过,市场行情也有背弃你的一天?

  答:没有。我当时决定回补,证明我根本就没有考虑到风险问。我想我最难过的事是,我终于明白市场大势变化多端,它可以载舟,也可以覆舟。不过事实上,我最后还剩下2万2000美元,已经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问:我相信你后来当机立断决定立刻出场,使你逃过一劫。

  答:是的。在那天之后,市场持续重挫,几近崩盘。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没有作出回补的决定,也许我的遭遇会更惨。

  问:这笔价差交易结果如何?

  答:失败了。七月份黄豆期货价格也告下挫。

  问:这是你交易生涯中最惨痛的一次经验吗出有因?

  答:是的,影响所及既深且远。

  问:但是你仍然靠这笔交易嫌进不少吧!

  答:我靠这笔交易赚进六倍于本金的利润。可是我当时根本不清楚自己承担多大的风险。

  问:经纪人打电话来说,市场将以跌停收市后,你是由于惊慌,还是在控制风险的考虑下决定卖出的?

  答:我也无法确定。当时我所面对的情况是市场走势和我的分析测完全相反,而我又找不到任何原因。直到今天,只要市场况与我的分析有所出入,我就立刻出场。

  问:你能举出最近发生的例子吗?

  答:1987年10月19日,也就是爆发全球股市大崩盘的那一天。因为摸不适导致市场发生剧变的原因,我于是在19日与29日把手中全部的部位抛出。从事交易的第一条原则就是千万别让一个摸不远个中原因的市场变化逮个正着,让自己糊里糊涂地遭受重大损失。

  失败没有什么了本得

  问:我们言归正传,你是在那笔黄豆交易之后多久才再度进场交易的?

  答:大约一个月之后。几个月之后,我的帐户又恢复到约4万美元。后来,我去应征商品公司助理交易员的工作,记得是由麦可·马可斯叫我再去一趟商品公司。他告诉我;“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坏消息是我们不打算雇用你担任本公司的助理交易员,好消息是我们决定请你做我们的交易员。”

  问:商品公司给你多少资金从事交易?

  答:2万5000美元。

  问:你在为商品公司交易期间,是否曾接受马可斯的指导?他对你的影响有多大?

  答:是的。他对我的影响相当大。我从他身上除了学到交易要有节制外,另一件非常重要的是,你必须学会接受失败,失败并没有什么了不得。马可斯教我必须运用自己的判断力作出交易的决定。如果判断错误,再接再励。只要你能完全投入,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

  问:你是举世间少数几位成功的交易员之一,你与其他交易员有何不同之处?

  答: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些交易员会成功,有些却会失败。至于我自己,我认为我具有两项相当重要的特质。第一项是对于市场未来走势具有广大的想像空间,并且深信不疑,例如我相信黄豆价格有朝一日会涨到月前水准的二倍;美元会跌到1美元兑100日圆以下,第二项则是我能在压力下保持理性和节制。

  问:交易技术的获得,是否可以靠训练?

  答:可以,不过只能在某个范围之内。多年来,我训练了将近30位刚出道的交易员,不过,其中只有4到5位成为成功交易员。

  问:至于其他的25位呢?

  答:最后都被淘汰出局。不过这与智力没有任何关系。

  问:在你的学生当中,最后获致成功的人,他们和被淘汰出局的有何差异?

  答:他们坚毅、独立,而且颇有主张。他们敢在别人不敢进场时进场,同时他们也会节制自己的贪念。野心太大的交易员最后总会把交易弄砸,而且永远无法保住所赚得的利润;商品公司就有一位如此的交易员,我不便提出他的姓名,他的聪明才识之高是毕生仅见,他判断市场准确无比。然而我能赚钱,他却不能。

  问:他犯的错误是什么?

  答:他的野心太大。我作一日合约,他即要作10口,最后不但没有赚钱,反而亏了本。

  技术分析使市场情势更明朗

  问:你都是根据基本分析来作交易的决定吗?

  答:是的。我不会只靠技术面消息从事交易。虽然我经常使用技术分析来帮助我进行市场判断,但是除非我了解市场变动的原因,否则我不会轻易进场。

  问:这样说来,是不是你的每笔交易后面必定都有基本面因素的支持?

  答:可以这么说。不过我要补充,技术分析通常可以使市场的基本面情势更加明朗化。举佣来说,去年上半年有入说加拿大元会升值,也有人说加拿大元会贬值,而我根本无法判断加元的走势。不过如果硬逼我作选择,我会选择加拿大元贬值。后来美加贸易协定签署,市场情况才逐渐明朗。事实上,在美 加贸易协定签署的前几天,加拿大元就已经开始扬升,而我直到这时候,在市场大势逐渐明朗的情况下,才敢断言加拿大元将会上扬。

  在美加贸易协定之前,我觉得加拿大元已经涨到高价水准,因此无法确定加拿大元会上扬,或是下跌。我也只有等待市场变动,然后再跟随市场变化的方向做动作。我之所以如此,主要是因为两项关键性的判断,一项是市场的基本面产生变化(虽然我不能确定这个变化对市场情势可能造成的影响)。另一项则是市场的技术面显示加拿大元已经突破上档压力区。

  问:我所谓不能确定市场基本面变化对价格走势会造成何种影响,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基本上,美加贸易协定对加拿大的重要性远高于美国,这不就显示该项协定的签署对加拿大元应该算是一个利多消息吗?

  答:并不一定完全是利多,我可以从利空的一方面来解释。美加贸易协定取消了双方之间的贸易障碍,这意谓美国产品将可大举入侵加拿大市场,而会对加拿大经济不利。我举这个例子的重点是要说,市场上许多消息远比我灵通的交易员,我们早在其他交易员之前知道加拿大元会上扬,因而先行买进。我只是紧跟他们进行之后,搭上加元上涨的第二班列车而已。

  问:这样说来,这是不是表示当市场基本产生变化时,技术面最初的变动方向往往就是市场长期趋势所在?

  答:一点也没错。市场上的领先指标往往是那些消息远比你灵通的市场人宁,例如苏联就是。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