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知识 > 外汇故事 > 中投系人事嬗变 彭纯面临为汇金重新定位难题

中投系人事嬗变 彭纯面临为汇金重新定位难题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5 17:08

  就其在汇金公司的贡献而言,谢平在任期内为中国金融业改革及发展可谓立下汗马功劳,将工行、建行、中行分别送到香港H股及A股市场上市。这位汇金的元老级人物突然离职,难免会引起外界猜测,甚至是蜚语。他到底是华丽转身还是无奈离去?或许,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大股东的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的首次更换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4月8日,执掌汇金6年的谢平正式结束了其在汇金公司的任职,同时只保留了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投”)副总经理的职务,专心协助中投总经理兼首席投资官高西庆管理海外投资业务。

  此前一天,谢平与前来接任的交通银行副行长彭纯完成了工作交接。不过截至目前,交行尚未宣布人事变更公告。

  几乎同时,外媒报道称,中国建设银行副行长范一飞亦将前往中投任职副总经理,协助管理IT与业务运营。时代周报记者没能从建行处得到证实,其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说,“这只是外面的传言,我们没有最新的消息要公布。”中投公司也未发布正式消息。

  这两起金融机构的高层人事变动,不排除牵动国有金融机构高层新一波调动,在多家银行处于再融资以及农行上市的关键时期,引发银行界及金融市场人士高度关注。除了谢平的动向,彭纯、范一飞所留下的职位空缺将由谁替补,也成为热议话题。

  高管换位

  卸任汇金总经理,专攻中投的海外直投业务在很多人看来更适合谢平发挥自身金融投资优势。

  学者出身的谢平1985年进入央行,1988年出任央行研究局局长。由于个性张扬,直言不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谢平的仕途,谢平成为央行任职最久的局级干部。

  2003年汇金公司正式成立,此时已经担任央行首任金融稳定局局长的谢平兼任汇金公司第一任总经理(2005年6月改为专职)。从央行学者到汇金企业家的转变是谢平供职20年来最大的角色转变。《华尔街日报》曾评论说:“中国政府选择不人云亦云的谢平委以此任,既表明中国政府有决心整顿该国问题重重的银行业,也说明了这项任务的艰巨性。”

  谢平上任后,汇金在国有银行改革中推出多种制度创新,如派出董事制度,即汇金向入股国有商业银行派出董事,董事人事关系留在汇金,其薪酬由汇金支付,充分保持了董事的独立性,避免了内部人控制和信息不对称等诸多弊端。改变过去董事主要由退休老干部为主的现象。

  汇金公司正是在谢平任上,完成了作为政策性投资平台的角色,对数家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机构的注资。目前汇金公司控股6家大型国有银行,持股1家政策性银行国家开发银行,控股中国再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新华人寿,控股银河证券和申银万国证券,持股国泰君安证券。

  为了推动改革,谢平几乎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均有过交锋。例如此前银河证券总经理胡关金的任命,意在对高管人事进行市场化改革;然而胡关金后来去职,也引发各界讨论此任命是否经过周全的考量。

  中投成立后,汇金划归其下,谢平开始变得寥落。甚至有人称其使命已经完成。“在中投,汇金就像一个部门而已,现在这个部门的运作机制已趋成熟,按部就班维系目前经营模式即可。”

  “很好理解,在那种地方时间长了,再本分的人也会出问题。”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更何况谢平不够讲政治。如果其有自知之明的话,早就应该是央行副行长了。”

  彭纯新挑战

  交通银行副行长彭纯出任汇金总经理,则令业界多少有些意外.

  彭纯今年48岁,此前在新疆工作多年。1994年4月彭纯进入交行,历任南宁、广州等地的行长,2001年9月任交通银行行长助理,后任交通银行副行长、董事。交行上下多认为其是和原交行行长李军几乎齐名的少壮派银行家,在交行上市中发挥过重要作用,也曾与李军一同竞选交行行长。

  彭纯则因成功推动交行上市而声名鹊起。2005年,交行全球路演公开上市过程中,时任交行董事长的蒋超良、行长张建国、副行长彭纯等领衔路演。彭纯也为交行近年来“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设以财富管理为特色的一流公众持股银行集团”的发展战略,贡献颇多。

  “不同于谢平的学者出身,彭纯是有实战经验的。”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彭纯执掌汇金后面临的一个重任,就是推动农业银行的股改上市,他所经历的交行上市经验将派上用场。

  前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一职相当于正局级,但这一职位不仅需要面对改制后的诸多国有大型商业银行,以及正在改制中的农业银行、光大集团重组等棘手问题,还需要处理当年问题券商和保险公司的进一步改革,重要性不言而喻。这对商业银行背景的彭纯来说,是机会亦是重大挑战。

  分析人士认为,目前汇金公司角色定位模糊,令彭纯未来工作充满挑战。汇金是四大国有银行的注资机构,并向四大行指派董事,但四大行的监管权仍在银监会,汇金参与四大行的决策话语权并不如外界想象的强势。

  汇金公司所投资的金融机构种类越来越多,但汇金是否有能力对这些业务充分了解,并更好地行使出资人职能?作为政策性金融平台,汇金公司如果不能承担“金融国资委”角色,迟早将面临部分或全部处置所持大量金融资产的局面。因此汇金公司是否应该走市场化投资路径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即使汇金公司希望转向市场化,也有许多待解问题,如汇金市场化路径选择,和其他国家投资机构、主权基金功能如何划分等。

  如何为汇金公司重新定位,将是彭纯上任后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

  此轮金融业高层人士变动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意义深远。“2009年高达近10万亿元的新增贷款,在未来两年里出现坏账的概率比较大。一个百分点的贷款坏账可能会侵蚀掉当年的全部利润。如果是三到五个百分点的坏账,将会把银行的净资产变成负数。可以说,巨额新增贷款是银行头顶的堰塞湖,随时有破堤的风险。”万联证券银行业分析师李双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中投系嬗变

  汇金定位不清,其母公司中投同样自诞生以来饱受争议的,如今的人事调整时的中投进入一个关键阶段。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次谢平、范一飞“增援”中投意义非凡。46岁的范一飞是江苏泰兴人,经济学博士,历任建行行长助理、财务会计部总经理、资金计划部副主任;2005年7月起任建行副行长,分管海外业务。同时他也是建行(亚洲)董事会主席、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

  “范一飞对海外市场十分了解。他的布局下,建行海外业务取得了新的突破,并以较理想的价格成功收购了美国国际信贷(香港)有限公司(AIGF),也使得建行在中东地区贷款没有形成损失。”

  众所周知,中投生不逢时,海外投资一直遭受诟病。在对黑石集团投资中,高达30亿美元的资金在短短几个月内蒸发超过80%,使得中投公司非常尴尬。而这只是开始,其后接踵而来的投资失利令中投的浮亏金额不断扩大,摩根士丹利、the Reserve管理的Primary Fund,以及刚刚出手的澳大利亚公司Goodman Group,中投的每笔投资几乎都无一例外地遭遇了亏损的命运。

  中投副总经理兼首席风险官汪建熙的回应是,中投公司目前存在两大职能:一是在风险可控的范围内追求投资收益;二是为国家金融机构改革做点工作。在这两项基本职能的主导下,中投并不在乎短期投资收益。投资黑石是做长线。对中投而言,目前正是积累经验的时候。此“亏损光荣论”一出,立即招致众多指责。

  “虽然我们也不能苛求一家投资公司每次都赢,但像中投公司注册资本高达2000亿美元的公司,海外投资几乎节节失利,投一次沉底了,投一次沉底了。这就只能说明水平的问题了。不能老拿试验当借口。”银行业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财经杂曾报道称,中投的董事会成员中,除了前财政部常务副部长楼继伟、前社保基金总经理高西庆和前财政部部长助理张弘力,其余均来自各大政府部门,并无实际投资经验。

  中投成立以来两次对外发布招聘公告,向全球招聘各类人才。但很多慕名而来的专业人士最终选择了放弃,原因很简单,就是中投的薪酬体系与管理架构不尽合理。

  此前汪建熙曾表示,中投在大多数制度上模仿国际上成功的主权财富基金,已经确定了商业化运作的模式。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商业化、市场化的运作在中投内部屡屡受到干扰。

  “当务之急不是为过去的失误找借口,而要通过理清公司治理机制,网罗高端专业投资人才,为未来的投资布局做好准备。金融危机以来,中投在海外投资上丧失了很多机会。”赵昌会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高层调整之前,中投近期还对部分关键部门的中层进行了调整,原专项投资部总监周元调任资产配置与战略研究部总监;相对收益部总监樊功生调任专项投资部总监;何林波则从资产配置与战略研究部总监调任相对收益投资部总监。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张明介绍,中投公司模式特殊,2000亿美元只是中投对财政部的负债,中投公司现在面临巨大的还本付息压力。

  还本付息的压力和人民币升值的趋势,伴随在中投前进的道路上。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