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知识 > 外汇故事 > “末日博士”是怎样炼成的

“末日博士”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5 17:06

  日本海啸近日引发了新一轮的“末日论”,在资本界也有两位赫赫有名的“末日博士”。

  他们总能够在繁荣中看到恐惧,从天下太平中读到末日,他们是“在别人贪婪时恐惧”的最好代言人,不过也常被人冠以“乌鸦嘴”的恶名。当事实真如他们预料的那般时,每个人都只能回报以惊叹和敬佩,本周我们讲讲两位因成功预测最近的两次金融危机而名噪一时的经济学家——成功预测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努里埃尔 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和成功预测1987年股灾的麦嘉华(Marc Faber)。

  双面”鲁比尼

  略带自来卷的棕黑色头发乱蓬蓬地堆在头上,目光却保持始终如一的犀利。不那么在意穿衣扮相的他,说起话来也相当个性张扬。他称自己是“世界流浪者”,是“花花公子”。不过在这样狂放不羁的性格下,他另一个严肃认真的身份——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他讲起经济学理论严谨认真,运用经济学模型也是一丝不苟,他在2006年就准确地预测到美国的次贷危机,然后又在2008年上半年神准地预言了投资银行的倾覆。英国《金融时报》将其形容为当代经济界的“先知”,《纽约时报》也封他为“新末日博士”。

  浪子鲁比尼

  在他的办公室里,一张被两位美女左拥右抱的照片放在醒目的位置,旁边还有一句他的名言:“纽约大学的花花公子警告:经济盛筵已然结束。”在以严谨著称的经济学家圈里,自称是“花花公子”的经济学家并不多见,鲁比尼算是个特例。他好像从来不会因为圈子的传统而约束自己,从来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更不掩饰自己随性的一面,他喜欢开派对、也从不避讳说喜欢美女,“既然末日已到,何不及时行乐?”他自己说。

  及时行乐,让人不禁想起《铁达尼号》里Jack的那句著名的“Enjoy everyday!”Jack是个流浪者,从某种意义上讲鲁比尼也一样。鲁比尼出生在伊斯坦布尔,父母是伊朗的犹太人。他常常说自己接受的是培养“真正国际经济学家”的教育。还没有到上学的年纪,他就和家人移居到德黑兰,随后搬到特拉维夫,最后在5岁那年定居米兰。

  成年之后的鲁比尼不安于固守一方。即使是现代科技发达到通过上网就可以身临其境,鲁比尼也不以为然:“你可以上网冲浪,听来自世界各地的观点,但没有比亲自去那里感受更真切的方式了。哪怕只有3天也好……在虚拟世界里,你无法成为一个货真价实的‘游牧人’。”作为一个“游牧人”,鲁比尼把全世界都当成了自己的“家”,“地球村就是我的家,社会、文化的每一件事我都关心,不管它看起来多么不起眼。”他专门创办了经济预测网站(RGE)并担任网站主席,他说:“我是个对信息‘有瘾’的人,我创办这个网站是为了搜集尽可能多的信息。”

  也许正是有了这种四处游走的经历,鲁比尼的直觉和第六感准确得惊人,据他在哈佛的导师萨克斯的说法,鲁比尼在数学和经济直觉方面,有非比寻常的天赋。

  学者鲁比尼

  如果因此认为鲁比尼的准确预测来源于偶然的直觉,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在浪子鲁比尼的背面,还有一个严谨的学者鲁比尼。

  “赤字太多,支出大于收入”,是他成功预测美国次贷危机的根本原因。在此之前他研究了一系列关于上世纪90年代新兴国家经济崩溃的案例,从1994年的墨西哥、1997年的泰国、印尼、韩国,1998年的俄罗斯与巴西,到2000年的阿根廷,他发现这些国家经济崩盘的共同点:赤字太多,支出大于收入。于是他决定找出下一个类似的经济体,没想到最终却找到了美国。

  2006年的美国房地产市场一片火热,每个人都觉得房价会一直涨到天上,鲁比尼却以他一贯的冷静和另类抛出了“末日论”。他指出供给增加房价会下降,是存在了几百年的铁律。但自1997年开始美国的房地产市场出现了异常,美国房屋价格上升了90%,但并没有得到经济增长的有利支撑——实际工资收入、移民或者汇率因素、人口变化都无法支撑房价上涨如此之多。这些都说明一个投机性大泡沫正在产生。

  这些话在2006年的美国,根本没有多少人相信,他被冠以“乌鸦嘴”的恶名。2007年下半年,事情开始一点点地按他的预测发展,而当次贷危机按照他所著的《金融灾难的十二个步骤》一步步演变时,人们开始奉其为“先知”。不过他却依然不以为然:“这场危机不是一起黑天鹅事件,它在更大程度上是贯穿经济始终的一种普通资产和信贷的泡沫。”

  中国通”麦嘉华

  在众多西方投资者中,麦嘉华可能是最早、最全面、最直观接触中国的人。这位瑞士人早在1973年就来到香港,自创麦嘉华资产管理公司,管理着3亿美元的资产。他在香港居住和工作了35年之久。因此他对于中国经济的判断,我们应该洗耳恭听。

  逆向操作者

  说起麦嘉华,就不得不说他在1987年“黑色星期一”到来前一周提示客户离场这个让其一举成名的“末日论”,除了这个最著名的“一语成谶”,他还分别成功预测了1990年日本的泡沫破裂并再次让他的客户赚得盆满钵溢,1993年他又准确地看空美国的游戏公司股票,并在1997年预测到亚洲金融危机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2007年他也及时地提醒投资者“该抛售股票了!”他好像天生就擅长看空,而他的操作策略就是逆向投资,在别人看多时采取做空策略。于是自然得到了“末日先生”、“悲观王子”、“卡珊德拉(Cassandra音译,是希腊神话中拥有预言能力的人)”等称号。

  他成功预言所依据的理论也并不惊世骇俗,“我要强调,当一个趋势持续越久,投资者越要谨慎。可是越长的升浪或跌浪,越容易让人相信趋势会持续下去,之后一旦出现恐慌性的抛售或买盘大举涌现,市况就会逆转过来”。

  听上去这个道理好像是每个人都明白。可是究竟多久才算够久,多长才算够长,却是个问题。资本市场不可能像理工科实验那样,定量的配比一定会出现预料中的结局,上次判断的“够长”也许这次就还“不够”。也正是因此,麦嘉华1987年股灾前提前一个星期提示风险的“神作”只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在时间点的把握上,麦嘉华也有失误的时候。1999年,麦嘉华比市场上大多数投资者更早地预见到互联网泡沫的破灭,他当时就建议投资者做多包括黄金在内的大宗商品。但是他对纳斯达克指数的过早言顶,让他一开始在做空美股时亏了钱,直到2000年市场才证明了他的先知先觉。2007年的情况也类似,他很早就指出了美国的房地产泡沫,但是早了好多年。“狼来了”喊了太久,以至于都没人听了。

  而2010年5月,他更是开始看空中国经济,认为“泡沫化的讯号全都出现了,中国经济将会放缓,甚至可能在未来九到十二个月崩溃”。从当时到现在算起,九个月的大限已过,十二个月的大限近在眼前,不知道这次“末日博士”的预言是否会成真?

  媒体人麦嘉华

  麦嘉华更像一个媒体人,他自己创办了一套着眼于寻找异乎寻常投资机遇的新闻月刊《股市枯荣及厄运报道》(The Gloom Boom & Doom Report),发行数年来一直广受欢迎。除此之外,他还出书若干。其中《明日的金子——探险者的亚洲时代》一书刚问世,便引起一时轰动,在亚马逊电子书店居畅销书行列中陈列长达数周时间。

  他的文字深入浅出,把难懂的经济学原理用日常的语言说出来,让人不禁莞尔。2008年6月,他在给投资者的通讯中这样讥讽美国:“联邦政府给我们600美元的退税。如果我们把这笔钱在沃尔玛超市花掉,这笔钱会去向中国;如果我们买了汽油,那么这笔钱会去向阿拉伯国家;如果我们买电脑,这笔钱就给了印度;如果我们买水果和蔬菜,是把钱给了墨西哥、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如果我们买辆好车,那么德国人就拿到了这些钱。把这笔钱留在美国的唯一方法是花在妓女和啤酒上,因为这是美国少数还在本土生产的商品。而我正是在这样做的。”

  问答“末日博士”

  问:日本地震对日元汇率和日本股市有何影响?

  鲁比尼:从基本面看日元长期汇率应该走软。一方面,日本需要日元大幅贬值来提高净出口额;另一方面,日本大规模的重建工程会进一步加重财政赤字。

  麦嘉华:日股的大幅下滑提供了一个投资机会,但要防止股市崩盘。灾后重建的结局是通胀,这利好日本股市,而日本国债则要遭殃。

  问:对美国股市及政策有何看法?

  鲁比尼:美国的财政赤字将继续高涨,我预计2012年以前,都将保持1万亿美元左右的巨额财政赤字。巨大的财政赤字或将成为全球经济复苏所面临的主要风险之一。不过短期来看,我对美国的经济倒是并不担心,今年可能保持3%左右的增速。美国股市也将继续走高。

  麦嘉华:考虑到股指从2009年3月低点以来的涨幅,出现回调其实是有益的。预计股市将持续表现疲软,并且标普500指数将下滑多达15%。那时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可能会为另一轮量化宽松开绿灯。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