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外汇交易圣经 > 2.1 基本分析的概況(3)

2.1 基本分析的概況(3)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9 21:09

第一个因素是基本趋势。基本趋势就是影响或造成股价变动的趋势,这种变动可能被投资人看出来,也可能在没有人察觉的情况下运作。第二个因素是主要偏差,主要偏差表现在股价的涨跌上。第三个因素是股价本身。索罗斯指出,股价由另外两个因素决定,但是同时也会影响基本趋势与主要偏差。

三个因素处在彼此动态摩擦的状况下,互动时会不断地改变价值。在某些情况下,彼此可以互相增强,先向一个方向强力波动,然后再向另一个方向波动,这就是他所说的盛衰形态。能够快速辨认出这种形态的人,就会有绝佳的机会。

索罗斯的思想越来越复杂,而且具有原创性。这个理论并非总是很容易了解,有时候,这个理论似乎简单而明白,就像泡沫最后会破裂的说法一样,平凡无奇; 有时候却又难以理解,互相矛盾。索罗斯在《金融炼金术》这本书中,承认很多投资人长久以来就了解盛衰循环。但是从几乎可以自我证明的观察中,索罗斯的思想越来越复杂,而且具有原创性。就像他指出,很多高明的投资人受到既有的错误观念误导,认为股价只是反映若干基本现实,本身不是主动的因素;股价是历史程序中的反应和刺激,投资人忽略这一点,会错失有价值的信号,反应远比他慢,这就是他掌握优势的地方。

对于自己在融市场上的超凡运作能力,索罗斯总是觉得有些惊讶。尽管他已撰写了一本这方面的书籍——《金融炼金术》,但他相信自己的天赋是不可能“传授”的,而且他也从未能真正成功地阐述过自己的这一本领。索罗斯在金融市场方面的理论成果是,尽管金融市场在通常情况下只是发生一些我们能够从市场图表中了解到的错综复杂但又比较稳定的变化,但市场也有出现反常倩况的时候,那时的市场瞬息万变,而市场的实际情况与投资者的预期之间所发生的互动,将导致强大的自我强化趋势——即泡沫和迸裂。绝大多数人会因此而感到惶恐、迷惑,而索罗斯却更愿意用一个让人听来放心同时又比较科学的术语来形容这种局势,即把它称作“严重失衡”。

索罗斯努力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来辨别“看似平常”的事情如何演变为泡沫,何时转化为由盛及衰的恶性循环甚至是转化成危机。众所周知,如果蝴蝶不停地扇动翅膀,则预示着飓风即将到来,索罗斯却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总是习惯性地观察弦外之音。而这些迹象往往都来自于政治舞台,索罗斯尤其擅长关注下列情况:即当重大经济或者社会问题的走势即将转变成危机(但还没有转变)并全面爆发之时,政客、财长和要员们对之做出的试探性的、片面的反应。

索罗斯和德鲁肯米勒因为投注10亿美元打赌英镑即将贬值而家喻户晓。索罗斯在《索罗斯谈索罗斯》一书中说,促使他进行那次豪赌的一系列事件皆源自于德国财政部长就里拉问题所发表的一番即兴评论。这番讲索罗斯确信,整个欧洲货币市场远没有大家想象得那般稳定。再后来,索罗斯参与东南亚经济危机,从此以后就淡出投资界了。

罗杰斯小传

其实,索罗斯的前任助手罗杰斯也是举世闻名的基本分析好手。曾被报纸上称做“投资天才”的吉姆·罗杰斯,生于1942年的亚拉巴马,是五个兄弟中的老大,家教很好。他在德摩保利斯镇长大(这是一个当时只有7800人的小镇),他家的电话号码是5,非常简单,以至于罗杰斯在耶鲁大学读书时,往家里打电话,接线员怎么也不相信还有这么简单的电话号码。他的父亲是一个古老的亚拉巴马州家族的成员,为博登化学公司管理一家生产埃尔默胶和甲醛的工厂。他的祖母格兰黛丝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是俄克拉荷马雨果市的一个通讯记者。在那个男权至上的社会里,她就像一个初生牛犊。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士(身髙不过5英尺)总是大踏步地走过瞀长的办公室,采访那些杀人犯。但结婚后,她早年的梦想就变成了褪色的回忆。罗杰斯说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能看出他祖母内心深处的挫折感 —— 一种愤怒。他祖母知道她错过了她最好的机会,并且明白生活能给出的比她已经得到或能够得到的多得多。罗杰斯很爱他的祖母,也不想走她的路。这些认识促成了他后来在华尔街的成功。

罗杰斯是在德摩保利斯镇上读的高中,成绩很好,一直是班里的尖子。罗杰斯考入耶鲁大学,1964年毕业。一生热爱学习,很想继续他的学业,曾考虑过去上医学院、法学院和经济学院,也申请过几家研究生院,并在学校和几家公司的招聘会上洽谈过,其中一位来自多米尼克公司的招聘员和他谈得很投机,于是罗杰斯就去了多米尼克公司,此时的罗杰斯还分不清债券和股票。但是他很快就喜欢上了证券业务,并爱上了华尔街。他一向希望能尽可能多地了解时事,在这里他吃惊地看到,在这条街上有人会因为他估算出智利爆发的革命会使铜价上涨而付给他钱,当时的他刚从学校出来,很穷,急需要钱用,华尔街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座金山。

夏天过完后,他取得了去牛津大学学习的奖学金,在那里他上的是巴利奥学院,学习政治、哲学和经济学。作为一个矮个子,他成了从亚拉巴马的德摩保利斯出生的第一位曾在泰晤士河上参加过牛津一剑桥赛艇比赛的舵手,并贏得过比赛的冠军。

罗杰斯说话方式很谦逊,几乎有些害羞,但是能够迅速而准确地抓住要点。他总是穿一件运动夹克和不相配的裤子,不穿大衣,甚至在纽约严寒的冬天也是这样。1965年夏天,他又回到多米尼克合伙公司,在该公司的场外交易部工作。在接下来的两年,他从军了。在此期间,他买了股票。由于赶上牛市,回报相当可观。服完役后,他又回到了纽约,先在巴赫公司工作,然后为迪克·吉尔德工作。再后来他又去了纽约格和伯曼公司。

1970年在安霍德和圣·布雷克罗德工作时,他认识了乔治·索罗斯。他们组成了投资领域中最成功的双子星。开始的时候,他们只有自己两个人和一个秘书,索罗斯做交易,罗杰斯专门进行研究。他们合作之后没有一年是亏损的。从1969年12月31日到1980年12月31日,索罗斯基金的盈利率达到了3365%,而同时的标准普尔综合指数上升了大约42%。这个基金的成功关键在于独立思考。罗杰斯说:“我们感兴趣的不是某个公司在下个季度的利润或者是1975年铝的运输的前景,而是更广泛的社会、经济和政治因素,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如何改变某个产业或某个股票板块的命运。我们所预见的和当前的股票市场价格之间存在的差别越大越好,因为这样使我们更赚钱。”这也是华尔街所称的头脚颠倒的方法。

1980年,罗杰斯37岁时,他决定退出股市,去尝试另一种事业。他在华尔街工作时,只顾埋头工作,使自己尽可能多地掌握世界范围内的资金、货物、原材料和信息的流通。1968年,他揣着600美元初人市场,到1980年退出时已拥有了1400万美元。由于工作太投入,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他的前两次婚姻都失败了,妻子无法理解他那种与生俱来的拼命工作的热情。当他把一笔钱投入市场运转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家中对新沙发的需要。因为他一直认为投资比消费强。罗杰斯说自己是一个“极度的孤独者,特立独行者,厌世者”。他渴望通过旅行去了解这个世界,真实地弄清脚下的这个星球。他认为骑摩托车旅行最好,这样可以边骑边看,去触摸这个世界,感受它。这要比坐在汽车的铁壳子里真实得多。他在哥伦比亚商 业研究生院教授有价证券分析时,对他的学生说:“学习历史和哲学吧。干什么都比到商学院学习好;当服务员,去远东旅行。”只有这样,才能对生活有一个全面 的了解。1990年3月25日,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罗杰斯终于开始实现他的梦想了,和年轻漂亮的女友一起踏上了环球旅行的征程。

罗杰斯天才的投资生涯可以追溯到他5岁时。他从父亲那里学会了拼命工作,弄明白了不管想要做出什么,都要付出努力去实现它。5岁那年,他得到了第一份工作,在棒球场上拣空瓶。1948年,他获得了在少年棒球联合会的比赛中出售饮料和花生的特许权。在那个很缺钱的年代,他父亲借给了他6岁的儿子100美元,用来购置一台花生烘烤机。罗杰斯说:“这笔款是我步人生意场的启动资金。”5年后,他用所赚的钱还清了贷款,并且在银行存了100美元,对一个11岁的孩子来 说已相当富有了。他和父亲一起用这100美元到乡下去做投机生意,把这些钱买了价格正日益飞涨的牛犊,并出钱让农民饲养这些牛犊,希望次年出售并卖个好价钱。由于买点太高,这次投机失败了。直到20年后,罗杰斯才从书本上明白了失败的原因,由于朝鲜战争使他们在牛犊上的投资被战后价格的回落吞噬得一干 二净。

也许是幼小时的投资经历在他的脑海中留的印象太深,他一直认为学经济的最好办法是投资做生意。他在哥伦比亚经济学院教书时,总是对所有的学生说,不应该来读经济学院,这是浪费时间,因为算上机会成本,读书期间要花掉大约10万美元,这笔钱与其用来上学,还不如用来投资做生意,虽然可能赚也可能赌,但无论赚赔都比坐在教室里两三年,听那些从来没有做过生意的“资深教授”对此大放厥词地空谈要学到的东西多。尽管如此,罗杰斯的课讲得还是非常棒的。沃伦·巴菲特曾参加过他的一个班,巴菲特说:“那是绝对令人激动的,罗杰斯正在重复着本·格雷厄姆生前的工作 —— 将真实的投资世界带人教室。”罗杰斯教的不是那种经济学院里通常学的金融课,那种由教授们空想出来的理论,而他们跟真正的金钱发生的唯一关系就是每月的工资单。他教授学生他所知道的东西,教学生按他投资的方法去投资,按他的思路去看市场和机会。这不是正宗的传统的理论,讲什么复杂的经济数学模式、股市和指数的导数。但罗杰斯用这一套思维方式不仅赚到了钱,而且保住了钱不会被赔掉。“金融杀手”索罗斯的所向披靡,已在亚洲金融危机中让很多国家损失惨重,他的成功理论与罗杰斯不无渊源,虽然罗杰斯后来离开了索罗斯。现在的罗杰斯,管着他自己的钱,他说:“每个人都梦想着赚很多的钱,但是,我告诉你,这是不容易的。”他将他的很多成功都归于勤奋。当他还是一个专职的货币经理时,他就说:“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工作。在工作做完之前币我不会去做任何其他事情。”当他和索罗斯合作时,他住在里佛塞德大道一所漂亮的富有艺术风格的房子里,每天骑自行车去哥伦市环道上的办公室,在那儿,他不停地工作,10年期间没有休过一次假。

罗杰斯成功的关键在于他那新奇的投资方法。他的投资是以整个国家为赌注。如果他确定一个国家比众人相信的更加有前途时,他就会在其他的投资者意识到之前,先把赌注投入到这个国家。罗杰斯的整个一生;从耶鲁到哈佛再到华尔街,先后学习了地理、政治、经济,并钻研了历史,他相信这些学科是相互关联的,他把所学到的知识都用到了全球证券市场的投资上。他一直在等待时机,密切注意着一些国家及其投资市场,随时准备行动,寻求那些可以把他的投资翻两番、三番、四番的地方。

1984年,罗杰斯在奥地利的投资是一次惊人之举。他抱定信念,认为在维也纳投资股票的大好时机来了。当时奥地利的股票市场非常不景气,几乎达不到23年前,也就是1961年的一半水平。当时许多欧洲国家都通过刺激投资来激励它们的资本市场。罗杰斯认为奥地利政府也正在准备这样做。为了了解这座毫无生机的奥匈帝国的前首都的情况,他到奥地利的最大银行的纽约分理处,向那儿的经理打听如何才能投资奥地利的股票。他们的回答是“我们没有股票市场”。作为奥地利最大的银行,竟然没有人知道他们国家有一个股票市场,更不知道该如何在他们国家的股市上购买股票。1984年5月,他亲自去了奥地利,在维也纳作了一番调査。在财政部,他向人询问有没有政治派别或其他的利益集团反对放开股票市场和鼓励外国投资。当得到答案是没有时,他觉得不能错过时机。罗杰斯在奥地利的交易市场一个人也没见到,那里死一样地静寂,一周只开放几个小时。

在信贷银行的总部他找到了交易市场的负责人奥托·布鲁尔。在这个国家的最大银行里,他一个人操纵股票,甚至连秘书都没有。看到这种情形,罗杰斯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暴发户。当时的奥地利只有不到30种股票上市,成员还不到20人。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奥匈帝国的股票交易市场上有4000人,是那时中欧最大的,市场交易额也占头份,和今天的纽约和东京差不多。

罗杰斯在奥托的带领下见到了当时主管股票市场的政府官员沃纳·梅尔伯格,他向罗杰斯保证,国家的法律将会有所变动,以鼓励人们投资股票市场,因为政府已经意识到他们需要一个资本市场。政府的具体做法是:降低红利的税金。就是说如果你将红利投入到股市中,将享受免税待遇。相当于税金可以除欠,如果用于投资股市的话,并且政府为福利基金和保险公司在股市中人股作了特殊规定,这也是以前没有过的。其他已经这样的国家,都取得了显著的成效。另外就地理位置而言,奥地利实际上就是德国的一个郊区。假如这里的市场开始启动。德国人会把这儿炒得火热。对所有这些详细的调查,促使罗杰斯在奥地利投下了他的赌注。按照他的投资理念:如果你对一个国家有信心,就应该购买交易市场中所有像样的股票。如果你再经营有力,这些是都会升值的。在奥地利,当时资产负债表显示状况良好的公司他都入了股:一家家庭装修公司,一些金融和产业公司,银行,还有其他建筑公司和一家大的机械公司。几个星期后,罗杰斯在报上陈述了应该投资奥地利的理由。于是有从四面八方打来的电话要求买进奥地利的股票。那一年奥地利的股票市场上涨了125%,以后上涨得越来越多。有人说是罗杰斯才撼动了奥地利这一沉寂的股票市场,唤醒了一个睡美人。到1987年春天,罗杰斯将他在奥地利的股份全部售出时,股市已上涨了400%或500%。罗杰斯曾一度被称为“奥地利股市之父”。只要看看罗杰斯国际商品指数就足够了。据巴克莱交易集团的数字,自从罗杰斯于1998年8月1日推出私募期货基金,追踪他编制的这个指数以来,该指数的完全回报率已高达194%,成为过去6年世界上表现最好的投资指数。不仅仅是商品类指数,而且是所有类别的指数。其投资回报率是罗素2000价值股指数同期的两倍多,是雷曼兄弟长期国债投资组合的3倍。和纳斯达克相比呢?罗杰斯指数的表现强于前者35倍。在扣除手续费后,罗杰斯私募基金的回报率为153%。2001年推出的该指数上市基金已上涨75%。

要深人理解罗杰斯的投资哲学和手法可以参看《热门商品投资》一书,他的全球游记在中国出版的有两本,可以从中看看他大格局的投资风格。

0
外汇书籍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