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外汇交易圣经 > 2.1 基本分析的概況(2)

2.1 基本分析的概況(2)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9 21:09

中央银行的举措都是在应用某些经济理论进行决策,我们要了解这些决策的来龙去脉必须掌握相应的经济理论。在外汇交易中主要应用的经济理论是宏观经济学,以及国际经济学。国际经济学包括两块,一是国际金融,一是国际贸易。在所有这些应用到汇率市场的理论经济学中,都围绕一个广义的货币经济学进行展开,所以货币经济学是我们掌握汇率市场波动的主要工具。货币经济学的代表主要是弗里德曼和冈德,前者是货币主义的开山鼻祖,后者是《白银资本》一书的著者,另外中国的著名货币政治分析家王建先生的文章也是货币分析的经典。

经济数据的分析,主要价值在于观察经济各部分的繁荣状况,进而了解整体经济水平,由于一国货币好比一国的股票,国家发展得好,信用基础就扎实,货币就坚挺。

经济事件中涉及像G7这样的大事件,也有各国例行的央行会议纪要公布。事件的影响在于出乎意料,只有出乎交易者预料之外的事件进程和数据公布才能影响市场,驱动市场。因为这才是新的信息输入了系统,才会导致系统变化。

(3)地缘分析。地缘分析主要包括地缘政治分析和地缘资源人口分析等,主要是基于麦金德开创的地缘政治分析方法以及自然地理对国际政治和自然状况的经济影响进行剖析。地理决定论和人口决定论奠定了这种分析的理论基础,在西方政治流派中,现实主义流派的阐释力是最强的,而地缘政治理论则是这个理论流派的代表之一。而人口决定论在登特的发展下,进人了科学和实用主义的新阶段,通过应用人口统计学对经济发展和各经济部门演化进行分析和预测。

4.代表人物

基本分析的代表人物是乔治·索罗斯,以及他曾经的助手吉母·罗杰斯,他们在1993年打败英格兰银行,后来索罗斯又参与1998年东南亚经济危机。旗下量子基金年复合增长率是30%多,髙于巴菲特的帕克夏一哈萨维公司,但由于中途捐款较多,起步较晚所以财富总量逊于巴菲特。索罗斯由于早年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并且对认知哲学有深人的研究,所以在金融市场上习惯应用基本经 济理论配合市场群体的认知偏差抓住重大转折机遇。他的主要理论基础是管制和信贷周期,也就是由于主观和客观环境中存在的制约因素导致某些偏离趋势的自强化经济运动,这种运动最终会出现不可继续的自回复修正。而他的目的是抓住这种边缘状态,利用极端不平衡的机会参与市场交易,这些思想体现在《金融炼金术》中,中国著名的外汇分析师王晓萌的边缘介人手法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

而索罗斯曾经的助手吉母·罗杰斯则是资金流向分析的高手,他在中国出版的主要投资著作是《热门商品投资》,另外还有两本全球游记。他透露自己主要的分析方法是基于供求这样简单的基本面来研究期货市场,应用简单的技巧分析决定性因素就是他推崇的基本分析方法。

下面我们就对这两位曾经的搭档做一个简单的介绍吧。

索罗斯小传

关于索罗斯的传闻远多于巴菲特,而且其复合增长率可能要髙于世界第一基金经理彼得·林奇。他可称得上是当今世界上最富传奇色彩、最具个人魅力的超级金融大亨。30年来,他纵横全球金融市场,操作避险基金,狙击英镑、泰诛、港元,进出各国股市,斩获甚丰,成为全球知名的亿万富翁。近几年来,索罗斯已减少了运营基金的工作,较多地致力于慈善事业。

1956年,26岁的他横渡大西洋到达美国时,心里有一个明确的计划。他要在华尔街工作整整5年,不多不少,预估这段时间足以让他储蓄50万美元,再以这笔钱回到英国,以独立学者的身份研究哲学。这是他的五年计划,因为他并不特别喜欢美国。

他像很多人一样,去美国纯粹是为了那里提供的经济机会。他搬到皇后区跟哥哥同住,而且几乎立刻就开始到梅尔公司工作。不久后,他在曼哈顿的河滨大道找到了一栋两房的公寓,往北走几条街就是哥伦比亚大学,东边是哈莱姆区,索罗斯每天搭地铁到华尔街上班。

梅尔公司不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会员,它的功能类似柜外交易的交易商。索罗斯负责外国证券的套利交易,基本上像在伦敦时一样,负责交易黄金股和石油股。而套利交易在梅尔公司的业务中,所占的比率并不大。

但是,在索罗斯到达后不到一个月,他的运气来了,当时爆发苏伊士运河危机,变成流血冲突。在这一年夏季稍早的时候,埃及总统纳塞尔把苏伊士运河国有化,从国际共有、民间出资的股份有限公司手中,夺取运河的控制权,到了8月,纳塞尔把英国石油官员驱逐出境。10月下旬,以色列对埃及发动闪电攻击,夺取加沙走廊和几乎全部的西奈地区。英法两届趁着埃及战败,也对埃及发动空中攻击,重新控制运河区,一直到联合国强迫英法两国撤退,并且成立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为止。

虽然外交运作迫使欧洲侵略者撤退,但沉船和运河水闸受损却使得整个苏伊士运河无法通行,航运公司的油轮运输石油时,被迫走比较长,成本比较髙的航线。因为动乱的关系,石油股的市场变得很热络,索罗斯利用他在英国建立的关系匆忙入市。他寻找欧洲市场的机会,取得出售股票的承诺,再把求售的股票,刊列在经纪商之间流传的柜外交易行情表上。经纪商会代客户打电话买卖,行情则经常每分钟都在变动。

从专业上来说,这段期间对新来乍到的索罗斯,是积极创造绩效的时候,因此他除了走路来回地铁站之外,没有太多时间探索新环境。

事实上,由于纽约和欧洲的时差,他连一夜都不能错过,而且几乎是一天24小时都在忙。他会收到由五个数字组成的暗码电报,用暗码的目的是为了节省电报费,数字代表股票的名称、数量和价格,是经由美国无线电公司或法国电报公司发来,而电报公司的收报员会打电话给他。接着等纽约白天的交易时间开始,他就会把夜里买进的股票,向买主推销。

最后,中东紧张局势缓和下来,狂热的石油股交易也冷淡下来。这时索罗斯在梅尔公司柯恩的帮助下,设想出一种新市场。他回忆说,他的第一次尝试跟加拿大的北班铀矿公司有关。这家公司要筹资开发新矿场,于是就发行可转换认股权债券,经过一段期间后,认股权可以转换成公司股票。索罗斯想出办法把债券卖给客户,客户再交还一种凭证,保证在转换期间交出股票,让债券和认股权分开交易,这样就为认股权凭证创造了一个市场。  

这段期间里,他认识了葛林柏格。1957年时,葛林柏格才28岁,掌管大券商贝尔·史蒂恩斯公司的套利部门。索罗斯会定时拿起专线电话,跟葛林柏格通话, 讨论自己的构想。如果葛林柏格喜欢索罗斯的构想,两家公司就会一起买进。

史培利·兰德公司发行附认股权公司债券时,认股权不太热门。索罗斯吿诉葛林柏格,如果他们两个人销售债券,将来会变成很有价值的认股权,因此他们一起买进这种债券,再把债券卖掉。卖给他们买债券的投资者纯粹只操作债券,不了解股票,更不知道认股权是什么,但乐于用极低的价格脱手,让索罗斯和葛林柏格买走。结果认股权变得很有价值时,他们就开始交易认股权凭证,大大地赚了一笔。

此后,他们两个人就定期一起讨论事情,大部分是用电话联系,偶尔会共进午餐。在北班铀矿公司的案子后,他把重心放在其他铀矿公司的认股权和认股权凭证上,然后把同样的方法用在天然气公司。除了跟贝尔·史蒂恩斯公司合作外,索罗斯在横越加拿大油管公司一案中,也找到一个特别大的客户,就是伦敦的华宝公司。

索罗斯变得越来越有信心,他在伦敦卖不掉小礼物时,觉得自己是失败者,现在他觉得自己跟摩根士丹利、库恩·罗伯(Kuhn Loeb)和华宝之流的大券商交易,也让小小的梅尔公司成为上得了台面的业者。他的薪水跟着业绩而增长,里然他不记得当时赚多少,反正已比他的五年计划超出不少。

在梅尔公司工作三年后,他心也变得有些浮动,隐隐约约有异动的念头,但化为行动却是相当突然的事。

有一天,梅尔先生把他叫进办公室质问他的业务决策。梅尔这样质疑让他讨厌到了极点,所以决定离开。

他毫无困难地就在威特海姆公司找到新职。这家公司,在1917年创立,比梅尔公司大,也比较富有。而且威特海姆公司和梅尔公司不同,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会员公司,这表明索罗斯不必再通过公司外的经纪商进行交易。他觉得自己走对了方向,29岁的他担任外国交易部门主管的助理。这时候,欧洲煤钢共同体已经成立了7年,欧洲联盟的观念浮现。

不管这种想法多么不可能、多么不成熟,却激起一股购买欧洲股票的热潮,盛况甚至超过石油与黄金股票的国际市场,这又为索罗斯带来新的机会,而他懂得紧紧抓住。他现在不再只是交易员了,名片上增加了分析师的头衔,在他看来,这样确实是向前推进了一步。“我所做的事情索罗斯说,“是研究欧洲公司的信息,设法确定这些公司的价值。”当时整个欧洲的企业不像美国公司一样依法披露相关信息。“一切都很不透明,你必须运用想象力,去猜测一家公司的真正价值。”

有时候,他必须根据公司的报税资料回溯计算,才能得知公司拥有的资产,是否远超过草草写就的年报。他也开始拜访上市公司,这个做法当时还很罕见。“我经常晕第一位去拜访经营阶层的人。”他英文、法文都说得很好,匈牙利文当然不是国际语言,但是,同样说匈牙利文的人总是觉得特别亲近,彼此也比较会分享信息和闲话。

他最初发掘的便宜货之一是德利银行。他从研究中得知,德利银行拥有极庞大的德国产业股投资组合,结果买进德利银行变成他的重大成就。接着,索罗斯在1960年,又研究德国的保险公司,发掘出更为庞大的隐藏资产。索罗斯计算后发现,安联保险公司投资组合中的股票,价值是安联公司股票市值的三倍。事实上,安联公司流通在外的股票,只占股票发行数量的三成,其余股票都被德国企业集印锁住,作为交叉持股。他说:“德国各家银行持有保险公司的三成股权,保险公司又持有各银行的三成股权,而且有些保险公司还持有其保险公司的股权,形成相当混乱的交叉持股现象。”

对安联和其他保险公司的研究,为他带来另一次胜利;就像处理德利银行的报告一样,他不只是写出自己的研究结果而已,还拿去给有钱的大客户看,取得他们的订单。现在他全力施展,身兼分析师、业务员和交易员。进入威特海姆公司不到1年,他就赢得大量的资金以及重要的客户,德瑞福斯基金和摩根银行就是两家最大的客户。要接触这些客户并不很困难,他提出的报告是根据旅行考察得到的,研究深人,写得又好,让人印象深刻,至少以当时的标准来看?的确如此。不过多年以后,他回顾这些报告,不免觉得实在粗略。当时美国大概只有三个人有系统地研究欧洲证券,他就是其中一位。他说自己就像独眼的人在瞎子王国中称王。

索罗斯从四年前来到美国之后,开始创造了一连串没有中断的佳绩,一次又一次获得成功,也加强了他的信心,推动他进一步提升。

1961年是索罗斯原定五年计划结束的时刻,他原本希望赚到50万美元,然后全部精神就要奉献在哲学上,如今他已经超越了期望。但是,他的愿望也随之改变,精研哲学的雄心没有消失,但是已经没有这么迫切了。

在新计划的激励下,索罗斯越来越热心。他在纸上记录自己不断出现的想法,而且写出每一个投资决定的原因,然后撰写月报,追踪投资绩效,并且把月报发给旧客户,重新建立原有的关系。

有一阵子,他对货运业很有兴趣,因此在16格中有4格填了货运公司,在很短的期间内,他就变成了货运股的专家。模范账户在1967年的获利良好,于是安贺·布莱施洛德公司决定把这个户改名为第一老鹰基金,并开放给公司的客户购买,由索罗斯担任经理人。

这个基金设立时,资本额为300万美元,索罗斯父亲为家族设立的信托基金是原始的投资人之一,索罗斯也把自己的钱放在基金里,开始他后来为别人,也为自己投资的事业。

这个基金强劲成长。1969年,索罗斯还在安贺·布莱施洛德公司时,设立了第二个基金双鹰基金,资本额为400万美元。这个基金与第一老鹰基金不同,它不是共同基金而是避险基金,这表示索罗斯能够采用更广泛的投资方法和策略。

索罗斯多年来巳经熟悉避险基金的观念。他在威特海姆公司工作时,曾经跟琼斯的公司打过交道,发现管理避险基金的自主性对他非常有吸引力。除了自主性之外,双鹰基金和第一老鹰基金都是在海外注册的基金,只限于在美国拥有免税地位的外国人投资。

双鹰基金迅速壮大,索罗斯的精力和信心也急速提髙。在这段期间里,他开始把过去的哲思和金融市场的策略性概念结合。古典经济学家和市场参与者长期坚持说,市场总是正确的,但索罗斯认为根本不是这样,市场始终只是不完美地反映经济活动。索罗斯也根据过去的一个观念,断定自己以前探索人类经验时所指出的动力,也会表现在股价上,就像他后来在《金融炼金术》一书中所解释的一样,“股价并非只是被动地反映,而是决定股价与公司前途过程中的主动因素。”

总而言之,这些从索罗斯过去思想中引用的因素,形成了他对盛衰循环反射性分析的基础。索罗斯写出一些名言,例如:“市场总是偏向一边或另一边”和“市场可以影响市场所预期的世界”。他从其中分析出三个环环相扣的变量。

外汇书籍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