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华尔街传奇 > 投资人的故事 3(3)

投资人的故事 3(3)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7 20:01

  骆九思住在曼哈顿一栋大厦里,内部的装演十分高雅,到处摆满了艺术品,以及他到各地旅行所带回来的手工艺品。他留了一头深黑色的头发,脸上时时堆着笑容,他不仅笑容来得快,脑筋动得也很快。正因为如此,才能让他很快地对各种情况的风险和可能得到的报酬加以衡量,而且通常都因为判断正确而获利。在投资能力方面,周遭的人和他比起来,大都显得矮了一截,但在体格方面,他长得并不算高。他说话的速度轻快,语调活泼,但美国南部那种讲起话来有点塘懒的口音,则让人觉得他像个没离过家的“乡下人”。他在一生当中,真正待在家乡的日子实在不多,他是《骑士投资客》(Jnw52m6K2B姓6r)这本书的作者。他曾经骑着机车环游世界两年。这本书里头记载的,就是他在这两年当中所亲身经历的事情。骆九思跑遍了全世界,到处搜寻新鲜刺激的投资机会,从巴西圣保罗到西伯利亚,从纽约到新西兰,骆九思巨细靡遗地把旅行途中的所见所闻都记录了下来。为了挖掘这些还没被发现的投资机会,他倒是到过了不少充满异国风味的地方。他过的这种好日子,只有少数几个投资人有机会享受到。

  骆九思出生于阿拉巴马州,家里的环境并不富有。不过,他终究能在华尔街出人头地,毕竟,在这个地方真正能够功成名就的人少,而低头认输的人多。今天,骆九思是个有钱的投资人,偶尔也在哥伦比亚大学兼课,教些财务方面的东西。他开始起步的时候,是跟着另一位华尔街的传奇人物发迹的,那个人就是索罗斯(G9rge S()n3s)。他们两个人起靠着量子基金(QuantumFund)而赚进了大笔的钞票。索罗斯目前还在管理这个投资基金,骆九思则不同,他决定拿了钱走人,因为他不希望一辈子都得和电脑荧幕绑在一起。待会儿你就会知道,骆九思后来找到了另外一条路子,但却是同样的刺激。

  骆九思刚踏人股票市场不久,曾经碰过一次既让他扬眉吐气,也让他垂头丧气的经验。这事儿是发生在1970年,也就是股市即将进入大空头行情的时候。话说60年代后期,整个股票市场弥漫着一股追求高风险高报酬的投机气息。共同基金的投资正引领着风潮,一副欲罢不能的态势,不过,这片繁荣的景象在后来的大空头走势里,整个一扫而空。当时,骆九思踏进股市还不到两年,但他倒是有本事在股市遇到麻烦的时候,马上就知道。因此,他把身上所有的钱全拿了出来,买了股市选择权的卖权。

  后来,在接下来的5个月里,他让自己的期权头寸增加了3倍。1970年5月的时候,股市重挫,而且是1937年那次让人无力招架的空头走势以来,崩跌情况最惨的一次。骆九思还记得,当他高唱着凯歌,撒手里的部位结清的时候,刚好是大盘触底的那一天。那时,他的同事们在市场丢盔弃甲,而他却得意洋洋地大捞了一笔。

  在华尔街,到处都可以感受到市场突然由云端跌到谷底之后,所产生的忿恨情绪。1970年的空头行情,使得华尔街几家老字号的投资公司宣布倒闭,更有不计其数的人从原来坐领高薪,一下子变得沦落街头。60年代的投机风潮,消失的速度比当初出现的速度还快。从这次的经验里,骆九思学到一件事,那就是人不要得意忘形,要保持低姿态。事实上,他并没有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然而,在现实生活里,人的感觉往往就代表了一切。骆九思感受到周遭的人对他的怨恨,因为当他们赔得很惨的时候,骆九思却一个人赚钱。当时,他就体会到,绝对不要向别人炫耀自己在市场上的成绩。

  骆九思在市场上旗开得胜,于是变得志得意满起来。他心里想,“这很简单,一点都不难,我将会成为下一个投资大师,像伯鲁克一样,我会变得有钱。”

  这个时候,骆九思决定再度进场,希望用同样的技巧,再抓住一次股价下跌的机会。虽然他在交易这一行还是个菜鸟,他也知道市场走势不会永远直直地走。他想,在大空头走势里,一定会有一波反弹行情出来,让那些觉得盘势只会跌不会涨的人大吃一惊。果然,市场趋势向上弹升,在1970年的6月和7月一路强劲攀高。不过,骆九思觉得,这不过是市场上所讲的跌深反弹而已,因此决定再度杀进市场。他这次可不想再靠期权的卖权了,这种方法可以让交易商在承受相当小的风险之下获利,但他希望利用空头再度横扫华尔街的机会,能好好地干下一票。于是他决定对一些个股作空,他想透过借股票来卖的手法,在股价下跌之后,再用低价把股票买回来以赚取差价,大捞一笔。他心想,用这种方法,应该很容易就可以和上回一样,趁着盘势大跌的时候赚钱,更何况这种方式可能带来的利润,会比上回大得多。

  这么做并不是完全没有风险,在对股票作空之后,如果股票上扬,那当初卖空的人可能承受的亏损,是没有上限的。举例来说,假定在50美元的价位放空,后来股价跌到40美元,那每股可以赚10美元,如果股价后来跌到零,那获利就是50美元。如果股价不跌反涨,变成60美元,80美元,或是100美元,或更高的价位,那情况又会如何呢?答案是,除非涨势停下来,否则这人的亏损就会一直增加下去,在华尔街,这是风险最大的一种操作策略(至少那个时候是如此)。骆九思后来知道,玩股票这档子事,并不永远都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可惜的是,他是在付出代价之后,才学到这个教训。

上一篇:投资人的故事 2 下一篇:崩盘的故事 1
外汇书籍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