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二十一章 在景气热潮中,大众总是先赚到很多钱账面上的利润,(5)

第二十一章 在景气热潮中,大众总是先赚到很多钱账面上的利润,(5)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6 09:31
>

  炒作如果是要把大量的股票卖掉,只要这种炒作没有伴随着任何特意的歪曲,其中没有任何神秘、不公正或欺骗的内涵。健全的炒作必须以健全的交易原则为基础。大家很强调洗盘之类的旧式作法。但是我可以跟你保证,纯粹的技巧无足轻重。股票炒作跟在柜台卖股票和债券的差别,在于顾客的性质不同,而不在于诉求的性质不同。摩根公司出售债券给大众,是卖给投资人,作手散出大笔股票给大众,是卖给投机客。投资人追求安稳,为投资的资本寻求持续的投资报酬率。投机客寻求的是快速获利。

  作手必须在投机客当中,寻找主要的市场,投机客只要有合理的机会,能够为他的资本得到大笔的报酬,就愿意冒比正常水准高的商业风险。我自己从来不相信盲目的赌博。我可能会大笔操作,也可能只买100股。但不管是那一种情形,我都必须替自己做的事情找到理由。

  我清楚记得我怎么开始投入炒作游戏——也就是替别人行销股票。回想起这件事让我深感偷快,因为这件事极为巧妙地显示华尔街专家对股市操作的看法。这件事是我东山再起之后发生的,也就是1913年我交易伯利恒钢铁股票,开始恢复财力之后发生的。

  我的交易相当稳定,运气很好。我从来不寻求在报纸上曝光,但是我也不刻意回避。同时你知道,只要有哪个作手很活跃,华尔街的专家都会夸大他们的成功和失败的故事。当然报纸会听到作手的消息,然后刊出一些谣言。根据谣言的说法,我破产过非常多次,根据同一些权威人士的说法,我也赚过千百万美元,因此我对这种报导唯一的反应,是奇怪这些报导从何而来,怎么会出现。惊异谣言怎么可能会增加这么厉害!我的营业员朋友接二连三地来告诉我同样的故事,每次故事都有一点变化、增添一些新的材料,也变得比较详细。

  我这么长篇大论,意思是要告诉你,我怎么开始替别人从事炒作的工作。我全额清偿几百万美元债务的报纸报导发挥了功效。我大进大出和获利都被报纸极度地夸大,以致华尔街上对我议论纷纷。作手炒作20万股就能操纵市场的日子已经过去。但是你也知道,大众总是希望找到取代旧时代领袖的人。吉恩以高明的股票作手闻名,靠自己的力量赚了几千几百万美元,使承销商和银行请求他代为操盘,替他们出售大笔的股票。简单地说,他提供的炒作服务确有需要,因为华尔街听到他过去交易成功的故事。

  但是吉恩已经去世,在他之后,另外有两三个人创造了几个月的股市历史,他们因为长久以来没有活动,已经销声匿迹。我指的是几位大手笔进出的西部人,他们在1901年来到华尔街,靠他们手中的美国钢铁持股,赚到数千万美元。他们实际上是超级承销商,而不是吉恩那样的作手。但是他们极为能干、极为富有,在推销他们和朋友控制的公司证券方面,极为成功。他们其实不是伟大的作手,和吉恩或傅劳尔州长不同。不过华尔街仍然觉得他们有很多可以谈论的事情,他们在专业人士和比较活跃的证券商当中,当然有一批信徒。他们不再积极交易之后,华尔街再也找不到可以谈论的作手了。至少在报纸上看不到跟作手有关的消息了。

  你应该还记得,1915年证券交易所恢复交易之后,开展了一段大多头行情。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协约国向美国购买数十亿美元的物资,使美国进人景气热潮。就炒作而言,任何人都不必费吹灰之力,就可以为战争新娘创造没有限制的市场。很多人靠着合约,甚至靠着可以得到合约的承诺,赚到几百万美元。他们靠着友善的银行家协助,或是靠着把自己的公司放在未上市市场交易,变成了成功的股票承销商。大众会买任何经过适当宣传的东西。

  景气热潮的高峰过去之后,这些承销商发现,他们在卖股票方面需要专家的协助。大众热衷于购买各式各样的证券时,其中有些人用比较高的价格买进,想要出脱没有经过市场考验的股票并不容易。在景气高峰之后,大众确实了解任何东西都不会再涨。这不是买方变得比较聪明,而是盲目的买进已经结束。心态已经改变。价格甚至不必下跌才会让大家悲观。只要市场变得很沉闷,而且维持一段时间,就足以造成这样的效果。

  每次景气热潮时,都会有一些公司成立,目的就算不是完全想利用大众对各种股票的好胃口,主要的目的也是这样。也有人迟迟才把股票拿出来承销。承销公司犯这种错误的原因,是因为他们是人,他们不愿意看到景气热潮结束。此外,只要潜在的利益够大,也值得冒险。在憧憬被希望干扰时,绝对看不到头部,一般人看到,一支在12或14美元时没有人要的股票,突然涨到30美元,这样当然是到顶了,却又涨到50美元,这样绝对是涨势的尾声了。接着这支股票又涨到60元、70元,然后涨到75美元。这时情势很可以肯定,几星期前这支股票的价格还不到15美元,现在当然不可能再上涨了。但是这支股票又涨到80元,然后涨到85元。到了这个时候,一般人因为从来不考虑价值,只考虑价格,而且因为他们的行动不是由情势主导,而是由恐惧主导,于是就采取最容易的方法—不再认为涨势一定有到头的时候。这就是外行人虽然很聪明,不会在头部买进,却也不获利落袋的原因。在景气热潮中,大众总是先赚到很多钱—账面上的利润,而且始终是账面上的利润。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