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二十一章 在景气热潮中,大众总是先赚到很多钱账面上的利润,

第二十一章 在景气热潮中,大众总是先赚到很多钱账面上的利润,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6 09:31
>

  我很清楚这些通则都不会让人印象特别深刻。通则很少能够这样。如果我举出一个确实的例子,或许我可以说明得更清楚。我会告诉你我怎么把一支股票拉抬30点,在这样做的时候,只吃进了7,000股,却发展出一个几乎可以吸纳任何大量股票的市场。

  这支股票叫帝国钢铁(Imperial Steel),是由一些声誉很高的人推出上市,而且得到相当好的宣传,被认定为是资产股。大约30%的股票由几家华尔街的公司,销售给一般大众。但是这支股票挂牌后,没有大量的交易。偶尔有人问到这支股票时,一、两位内线人士,也就是原来这支股票承销团的成员,会说这家公司的盈余胜过预期,展望十分令人鼓舞。这点的确很正确,事实上也很好,却不是让人十分兴奋,而且缺乏投机诱因。再从投资的观点来看,价格稳定和持续配股的能力还没有得到证实。这支股票从来没有出现过让人注目的波动。这支股票太温和了,在内线人士发布非常真实的报告之后,也没有过随之而来的上涨。另一方面,价格也不会下跌。

  帝国钢铁保持这种不出名、没有人歌颂、没有人报明牌的状况,成为一支没有人卖出,所以不会下跌的股票,没有人卖出,是因为没有人喜欢放空一支股权不很分散的股票,因为这样空头会处在十分不利的地位,任由持股充足的内线集团摆布;同样的,也没有什么诱因让人买进这种股票。因此对投资人来说,帝国钢铁成为一支投机股。对投机客来说,这支股票又不死不活,是一支你一买进做多,它就很容易陷人昏睡套牢状态的股票,使你的投资理念反对你买进。一个人被迫拖着一具尸体一两年,损失总是会比尸体本身的原始成本高,有真正的好东西出现时,他一定会发现自己被套得动弹不得。

  有一天,帝国钢铁的公司派一位重要成员,代表他自己和他的同事来看我。他们希望为这支股票创造市场,他们控制了70%没有散出去的股票。他们希望我处理他们的持股,卖到比他们设法在公开市场卖出应该还高的价格。他们希望知道我要什么条件,才会接受这个工作。

  我告诉他,几天内,我会让他知道我的条件。然后,我研究这支股票,请一些专家调查这家公司的各个部门,包括生产、业务和财务部门。他们对我提出不偏不倚的报告。我不是要寻找优点或缺点,只是要寻找事实现况而已。

  报告显示,这支股票是很有价值的资产。如果投资人乐意等一阵子,公司的展望会证明:以目前的市场行情,买进这支股票一定划得来。在这种情况下,就各种市场波动来说,股价上涨其实是最常见、最合理的波动,也就是说,在考虑过未来之后,股价应当上涨。因此,我看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不能够谨慎而有信心的承担帝国钢铁的多头炒作工作。

  我通知这个人,他到我的办公室来详谈细节。我把自己的条件告诉他。我提供这种服务不要求现金报酬,而是要求10万股帝国钢铁的认购权,认购价格从70元一直上升到100元。对某些人来说,这样看来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但是他们应该考虑到,内线人士绝对无法用70美元的价格,卖出10万股,甚至想卖5万股都办不到。这支股票没有市场。所有获利和展望极为优异的宣传都没有吸引买盘,没有吸引到多大的买盘。此外,除非我的委托人首先赚上几百万美元,否则我也拿不到现金报酬。我可以赚的不是高得离谱的销售佣金,而是相当公平、依据成功与否而定的费用。

  我知道这支股票具有真正的价值,大盘的状况看涨,因此,有利于所有好股票涨价,我认为我应该能做得相当好。我的意见让我的客户深感鼓舞,立刻同意我的条件,这个交易一开始就充满偷快的感觉。

  我尽量彻底地保护自己。公司派拥有或控制大约70%的流通股本。我要他们把70%的股本在一个信托合约下存起来。我不打算被大股东当成垃圾场。大部分的持股稳稳地锁定后,我仍然有30%散落在外的股票要考虑。但是,这是我必须承担的风险。有经验的投机客不指望从事完全没有风险的行动。事实上,所有的股票同时拥进市场的可能性,不会比人寿保险公司的所有顾客,在同一天的同一个小时死亡的可能性高。股票市场和人的寿命一样,都有未经刊行的精算表。

  我保护好自己,不受这一类可以避免的股市交易风险侵害后,准备开始行动。我的目标是要让我的认购权有价值。要达到这个目的,我必须拉抬价格,发展出一个我可以卖出10万股的市场—这10万股是我拥有认购权的股票。

  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找出在股票上涨时,有多少股票可能拥进市场。这件事我的经纪商很轻松地就做到了,他们毫无困难的就确知,在比目前行情略高的价位上,有多少股票求售。我不知道是否场内的撮合专家告诉他们,场内的账户中有那些卖单。目前的行情名义上是70美元,但是,以这种价格,我连1,000股都卖不掉。我甚至没有证据显示在这个价位或者更低一点的价钱,会稍稍有一些需求。我必须根据经纪商告诉我的资料行动。但是这些资料不足以让我知道求售的股票数量有多大,需求有多小。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