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十二章 股市不会为你的皮大衣付钱(5)

第十二章 股市不会为你的皮大衣付钱(5)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6 09:29
>

  正如杰姆·菲斯克过去常说的,我又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手上90%的帐产付之东流了。当百万富翁还不到一年时间,那几百万靠头脑和幸运相助挣得的资产,由于操作程序弄反了而丧失怠尽。我把自己的两艘游艇拍卖了,决定以一种简朴的方式生活。

  可是,祸不单行,时运不济。我突然生起病来,急需二十万美元的现金。几个月前,这笔数目不足挂齿。可是,现在却几乎是我亏掉的那些财富全部余额。我非得拿出这笔钱不可,可问题是:到那么去弄呢?我不想从存放的保证金中支取,因为要是那样做了,就没多少本钱做交易了,而且要想赚回我那几百万的话,还得做些投入呢。我想别无选择了,只有从股票市场上赚。

  想想吧,真难哪!要是你对交易厅的顾客非常了解的话,就会同意我的看法,指望股票市场为你付帐单就是华尔街众多输家亏本的根源之一。如果你固执己见,就会损失一切。

  对了,有一个冬天,在哈丁的办公室里,有几个雄心勃勃的人为了一件外套花了三四万美元——他们中没人穿上。碰巧有个的场内交易穿商着一件镶着海獭皮的外套来到交易所,这人非常有名,在那个时候,皮货还不昂贵,那件皮衣也值一万美元。嘿,哈丁办公室一个名叫鲍勃·凯奥恩的伙计决定也买一件俄国黑貂皮镶边的外套。

  他到城里问好了价。价格差不多,一万美元。

  “真是太贵了,要花那么多钱”,有一位同事反对。

  “价格还公道!还公道!”鲍勃·凯奥恩和颜悦色地说。如果各位老兄答应为我筹集这笔款项,把此举作为敬重办公室里最好的人的一点象征,那么大约一周的薪水就够了。有谁愿意捐献吗?没有?很好。就让市场为我买好了!”

  “为什么要买一件黑貂皮衣呢?”埃德·哈丁问道。

  “我这种身材的人穿上特别神气,”鲍勃一边说,一边在身上比划着。

  “你打算怎样付账?”吉姆·墨菲问道,他是在办公室里公认爱刨根问底的人。

  “谨慎点吧,詹姆斯,”,鲍勃回答,他知道墨菲只需点到为止。

  吉米问道,“你买哪支股票?”

  “你又错了,朋友。这不是买进的时机。我建议卖出五千股钢铁股票。它至少要下降十个点。我只需得到两点半就行了。有点保守吧,是不是?”

  “你打听到什么了?”墨菲急切地问道。他是个瘦高个,满头黑发,面容呈饥饿状,因为由于担心漏掉了市场上的重要信息,从不出去吃过午饭。

  “外套是我计划要得到的东西中最合适的东西。”鲍勃转向哈丁说,“埃德,抛出五千美元钢铁股票。亲爱的就在今天抛出吧!”

  鲍勃是个的投机客,而且喜欢幽默风趣的谈话。这是他让世人知道自己坚定沉着的方式。他卖空了五千股钢铁股票,市场立刻上涨。鲍勃看起来傻,说起话来倒聪明得多,在股票涨了一点五的时候,他退出而控制住损失,然后向办公室里的人透露说,纽约的天气太暖和了,不适合穿皮外套。皮外套既不益于健康,又显得炫耀。此话引起同事们一阵嘲笑。但是,事隔不久,办公室有一个同事买了太平洋(601099.SH)联合公司的股票,为了这件皮外衣,结果亏了一万八千美金,然而他却说:黑貂皮大衣女士披在外边还不错,但是,一个谦恭聪明的男士穿在身上就不怎么合适。

  从此以后,一个又一个同事都想从市场上搞点钱来买那种外套。有一天,我说要去买这件皮外套以免公司门关闭。可是,都说这事做起来不怎么划算,如果我要买外套就让市场给我买好了。然而,埃德非常支持我的想法,就在当天下午,我到皮货商那儿去了。我发现有个芝加哥来的人一周前就买走了。

  这只是众多事例中的一件。在华尔街有许多人因为想从股市赚到汽车、手镯、游艇和名画而亏钱。我们可以用市场拒付的生日礼物建一所大医院。

  就像一切众所周知的倒霉事情,上述情况有它存在的道理。一个人着手从市场赚得急需的东西,他该怎么办呢?他就变成赌博者了。承担着比平常交易大得多的风险。一开始,他就在追求立杆见影的利润。他一点都不愿等待。市场好像就一定得对他有利。他自我吹嘘,只投入同额赌注。因为他准备好了要跑得快点——比如说,当他所希望赚到两点时,下跌两点止损——他抱着只抓住对等的机会的谬论。我已经见过做这种事的人亏掉成千上万的美金了,特别是那些在高位买进的人。这确实不是致胜之道。

  唉,我交易生涯中那个登峰造极的错误对我是致命一击。它击倒了我,我失去棉花期货交易赚的那点钱。它对我伤害太大,我不断做交易,却老是赔钱。我当时一直在想,证券市场最终必然会为我赚到钱。但是所见的结局就是我的智穷财尽。我又债台高筑,不只是欠那几个主要的经纪人,而且还欠别的经纪公司的债。这些经纪商当初不需要我提供保证金就同我做生意。我不仅负债累累,而且从此处在债务的包围之中。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