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EE17外汇易 > 外汇书籍 > 股票作手回忆录 > 第九章 投机客一定不能只是个学生,他必须同时是学生和投机客(5)

第九章 投机客一定不能只是个学生,他必须同时是学生和投机客(5)

来源:EE17外汇网 | 发布:2016-06-06 09:27
>

  “但我们已经在法定限额以下了。”他们哀求着。

  “用掉!储备金就这么点用处!”银行遵从了,动用了大约两千万储备款。暂时稳定了市场。伟大的J·P·摩根,没人比得上他。

  这是我作为一个股票操作者的生涯中最刻骨铭心的一天,就在那一天,我的赢利超出了一百万美元。这标志着我第一次精心计划的交易活动有了个成功的结局。我原来所预见到的发生了。但比这些更重要的是:我终于圆了一个我狂野的梦,我当了一天的国王!

  当然我要解释一下的,我在纽约呆了几年后,我常绞尽脑汁地想为什么我不能像十五岁那年在波士顿对赌行那样在纽约股票交易所应付一切呢?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找出到底错在哪里,我就可以再也不出错了。那时我不仅有想正确的愿望,也有保证自己正确的知识,那就意味着力量尽管他们还害怕过小的损失,但那时大部分人都会毫无例外地遭受倾家荡产的痛苦。

  请别误会我,这并非一个处心积虑的梦想,也不是一种源于虚荣的白日梦。这只是一种感觉,我觉得那个曾在福勒顿办事处和哈丁办事处挫败我的股市有一天会十分听我的话,我只是觉得那一天会到来的,而它确实到来了,那就是1907年10月24日。

  我之后想起来它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天早上一个跟我合作过而且知道我一直做空的经纪人去了华尔街最有名的银行,我的朋友告诉那个银行家说我交易量这些年来一直是多么大,因为我显然运气好到了极点。

  也许那个经纪人夸大其辞,使故事听起来挺重要的。也许我有不少不为我所知的追随者,也许银行家比我更清楚情况有多严峻,反正我的朋友告诉我:“我告诉他你认为再过一两次推动,当真正的抛售开始时市场会如何变动。他听得可着迷呢。我说完了以后,他告诉我晚些时候有事要我去办。”

  当证券商们发现任何价格上都找不出一分钱时,我知道是时候了。我把经纪人派到了不同的人群中。天哪,太平洋(601099.SH)联合一度没有一个肯投标的。无论什么价!想想看吧,而其它股票也存在同样的问题,没钱来持股,也没人愿意买进。

  我有大量的帐面利润,而且我确信我想摧毁价格所需要做的仍然只是发出卖单,卖出太平洋联盟及其它六个股息较好的公司的股票每家一万股,那么接下来的绝对好不了。在我看来,可能即将突然发生的恐慌非常猛烈,特别是政府很可能会考虑关闭交易所,就像1914年8月世界大战爆发那次一样。这意味着我的浮动利润会剧增。

  而想将利润兑换成现金也是不可能的。但还是得考虑其它事情。其中一件就是持续的下跌会阻碍刚刚开始的复苏,这样的恐慌总的来说会对国家有很大损伤。

  我下定决心既然再继续积极地做空是不明智不愉快的,那我再坚持做也就不合逻辑了,于是我转过头来开始买入。

  我的经纪人刚为我买入不久(对了,价格非常低)银行派人叫去了我的朋友。

  “我派人叫你,”他说,“因为我希望你马上去见你的朋友利温斯通,告诉他,我们希望他今天别抛任何股票,银行不能承担更大的压力了。要改变一次毁灭性的恐慌,可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激起你朋友的爱国心吧,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应该为所有人的利益干点事,他说什么请立刻通知我们。”

  我的朋友马上动身来告诉我,他非常有策略性。我想他认为我已计划要摧毁市场,就会把他的要求当作是放弃赚一千万的机会。他也知道我对这些人和我一样清楚会发生什么却还拼命塞给公众股票深恶痛绝,那简直就是持枪抢劫。

  事实上,那些大户是最大的受害人,而我以极低的价格买入股票其实都有很有名的公司,我那时并不知道,便也不要紧,我已经将全部空头差不多都平掉了,而我又觉得有机会便宜地买入股票,同时又帮助了价格所需的恢复,如果没人打压股市的话。

  因而我对朋友说,“回去告诉布朗克先生,我答应他们,我早在他找你之前就完全认识到了情况的严肃性。我不但今天不会再抛出股票,我还会尽力买入。”我守住了诺言,我在那天就买入了十万股,而且是多头,在以后的九个月,我没有再抛任何股票空头。

  这就是我之所以告诉朋友们我的梦想成真,当了一刻国王的原因,那一天的那一刻,股市是在想打压它的人手心里的。我并没有因被误解而受伤害,事实上,你知道,我对于受到袭击股市的指责以及华尔街对我的操作方法如何越传越神是什么感觉。

  我不损毫发地出来了,报纸上说是拉里·利温斯通,那个年轻的投机小子赚了几百万了。嗯,我在那天收市之前大概赚了一百多万美元。但我最大的收获并不在于钱,而是无形的收获:我做对了,我展望了未来,做出了精密的计划,我学会了人想赚大钱就必须行动,我彻底摆脱了赌搏游戏,我最终在很大程度上学会了如何理智地交易,那对于我来讲是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一天。

大家都在看